索恒科讯

科技

芊字为什么凶

时间:2021-12-02 09:24

苏子折、岭南王已死,叛军已收编,叛乱已平,天下大定。

云迟在花颜出云山禁地的第一日,便在临安发布了安民告示,同时昭告天下小殿下云辰的出生,普天同庆。

同时,云迟发布了《社稷论策》,这一篇《社稷论策》尘封了四百年,终于在云迟的手中面世,他简略地修改了《社稷论策》中不符合当下南楚国情的条列,告之百姓,《社稷论策》出自四百年前后梁怀玉帝之手,如今他依照《社稷论策》治国于南楚。

《社稷论策》针对士农工商、民生百态、兵赋减税、安民利民,水利工程等无数方面,多管齐下。

《社稷论策》一出,哗然天下,当世大儒纷纷称赞怀玉帝才华,颂扬太子殿下心胸。

花颜也有点儿惊讶,依照云迟的才华本事,完全可以制定自己的治国论策,却没想到,他稍加修改用了怀玉帝的治国论策。

她因追踪制止南疆王用叶香茗生人血祭动用了灵力,受了重伤,所以,从禁地出来后,一直在喝天不绝给她开的药方子。如今一边捧着药碗喝药,一边一个劲儿地瞅坐在桌前批阅奏折的云迟。

锦袍玉带的年轻男人,此时脸上没了她刚踏出云山禁地时看到他的眼底掩饰不住的焦急和心慌,如今一脸的从容不迫,尊贵威仪,风姿出众,如画一般。

她越看越是欢喜,忍不住弯起眉眼嘴角,心中被幸福溢满。

云迟抬头瞅了她一眼,“一直看我做什么?”

花颜一口气将药喝光,趴在桌子上,支着下巴对他笑,“云迟,你怎么想着用了《社稷论策》?”

云迟挑眉,“你心底不是一直遗憾《社稷论策》没有面世的机会吗?如今,我给它一个面世的机会。”

花颜轻笑,“多谢太子殿下。”

云迟弯了弯嘴角。

《社稷论策》一出,云迟便忙了起来,他坐镇临安,掌控天下,最先做的便是裁减兵员,减轻赋税。庞大的军队在短短时日内,减兵三分之一务农,军员减轻后,庞大的军队开支便一下子减轻了负担,接下来,云迟又改了兵制,重设东南西北四地驻军。

这般忙了一个半月,云山禁地终于传来了触动禁制的消息。

花颜彼时已不用喝药,正在逗弄小云辰玩,感应到禁地禁制触动后,腾地站起身,对云迟说,“禁地触动了,子折和小狐狸一定是出来了。”

云迟扔下笔,站起身,“走,我陪你去看看。”

花颜点头。

二人抱着云辰匆匆出了花家,骑快马乘快船去了云山禁地。

到达云雾山时,禁地入口处不见苏子折和小狐狸的身影,十三星魂也已不在,唯花离看着赶来的二人道,“太子殿下,十七姐姐,子斩哥哥和小狐狸已经走了。”

“走了?去了哪里?”花颜问。

花离摇头,“子斩哥哥留话,说他不想被太子殿下抓住做苦力,他先出去走走,说你说的对,天下之大,他有太多的地方没去过,风景没赏过,都去看看。等小殿下会说话走路时,他再回京去看小殿下,让你好好教导小殿下,下次见了小狐狸,不准揪它的尾巴了,免得小狐狸都不想再看到小殿下了。”

花颜气笑,“他急什么?要走也也得等等说两句话再走啊!谁还能拦得住他?”

“本宫拦得住。”云迟接过话,“他算是了解本宫脾性,溜的快。”

花颜又气又笑又是无语,看着云迟,“你认真的?”

云迟点头,挑眉,“如今百废待兴,江山社稷正是用人之际,你以为若是见了他,我会放过他?”

花颜彻底没了话,对云迟吐吐舌头,“好吧,幸亏他溜的快。”

云迟斜睨她,“花颜,你向着谁?”

花颜没脾气,笑着伸手挽住他的胳膊,软声软语道,“我的好太子殿下,我自然向着您,走吧,我回去帮你批阅奏折。”

云迟点点头,她的太子妃身体好了,他自然要不遗余力地用起来,至于怎么用,哪里是批阅奏折这么简单?定要为难为难她。

几日后,夏缘生产,诞下一子,花遇水而生,花灼为其取名花泽。

花家久没有小孩子出生,一下子乐坏了花家人,尤其是太祖母,抱着曾曾曾孙不撒手,祖父、祖母在一旁瞅着干着急。

而花灼瞅了两眼儿子后,便俯身抱着夏缘刚生产完虚弱的夏缘,久久没抬头。

初为人父的人,大抵都是如此。

云辰看着小小的刚出生的皱皱巴巴的花泽,好奇的乌溜溜的大眼睛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花颜在一旁瞅着直乐,想着云辰不愧是云迟的儿子,这嫌弃的模样跟他爹当初嫌弃他丑时一般无二。

半个月后,云迟和花颜离开临安,启程回京。

离开临安的当日,花颜见了十三姐姐,她带着孩子,笑着握着她的手说,“隐门已解散,我已与你十三姐夫和离,孩子归我。”

花颜点点头,看着十三姐姐和半大高的孩子,伸手摸摸孩子的头,想着十三姐姐是唯一一个不幸福的花家人了。她低声一叹,“各为其主,十三姐夫也不算做错,太子殿下和哥哥既然不曾追究,十三姐姐多为自己着想吧,不必顾忌别人看法,你还这么年轻。”

“对啊,你也说了,我还这么年轻,岂能在他一棵树上吊死?”十三姐姐笑容轻松,“好妹妹,不必担心我,以后再遇到投缘的,我就嫁了,天下年轻才俊不是多的是吗?”

花颜失笑,握了握她的手,“那握帮十三姐姐看着点儿,有好的青年才俊,先紧着自家姐妹。”

“嗯。”十三姐姐笑着答应。

花家人从来就心怀大度,无论男子还是女子,十三姐姐看的开,是真的看的开。花颜瞧着她脸上的笑,不再担心。

两个人的夫妻缘,有长有短,长则一生,短则几年,有的人修够了,有的人没修够,都要看缘分。

又半个月后,回到京城,皇帝亲迎到城门外,看着齐全的云迟、花颜、云辰一家三口,喜色溢于言表。

天下安定,皇帝也了了一桩忧心事儿,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似乎孱弱的身子骨都康健了。

三日后,宫中大摆筵席,五品以上的文武百官携家眷参加。

皇帝于宫宴上宣布,十日后退位,由太子云迟接任帝位,文武百官举杯相贺。

宫宴上,陆之凌看着七公

芊字为什么凶

主,琢磨了再琢磨,满堂女儿家看来看去,似乎还就那个安静的小丫头看的最顺眼,于是,他离席而起,跪在大殿上,请求皇帝赐婚。

他此举一出,不止皇帝愣了,文武百官也愣了,七公主更是愣住了。

皇帝看着陆之凌,又看向发愣的七公主,最终,询问地看向云迟。

陆之凌与七公主,这是多少年的孽缘了!

七公主是云迟最疼爱的一个妹妹,皇室一众公主,唯她的性子最讨喜,别人都怕云迟,她不太怕,三天两头往东宫跑,那些年,求着云迟帮他追陆之凌。

云迟撂下茶盏,温声道,“七妹自己决定吧。”

七公主张了张嘴,很想有骨气地对陆之凌说你早干嘛去了?如今看着他跪在大殿上,年轻俊逸的脸上一脸的认真,一双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等着她的答复,七公主比陆之凌自己更了解陆之凌,她想着她若是摇头,他一准洒脱地一笑,随手指一个女子,再让父皇赐婚,陆之凌就是这么混蛋。

七公主咬了咬牙,对陆之凌说,“你别今日赐婚,明日又后悔?”

陆之凌笑着摇头,“不会!”

七公主不再说话。

皇帝很是满意陆之凌,如今见陆之凌没以前混了,想要成家了,自然成全。笑着赐了婚。

宫宴两件大喜事儿,文武百官推杯换盏,恭贺着喝了个尽兴。

安阳王妃伸手捅捅安书离,“你呢?”

安书离头疼地说,“娘,您急什么?陆之凌能抓一个现成的,儿子去哪里抓?”

安阳王妃没了话,等吧,她希望她白了头时,能等到儿子给她找个儿媳妇儿。

十日后,云迟登基,登基当日,立花颜为后,封云辰为太子,大赦天下。

自这一日起,南楚揭开了崭新的篇章,拉开了盛世帷幕。

【全文完】

喜欢花颜策请大家收藏:

云山禁地,一人一狐,一个孩童,以及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在与天争夺寿命。

而远在云山禁地数千里外,关岭山,苏子折看着突然从他面前撤走的宝剑,愤怒地大喊,但任由他喊破嗓子,那剑依旧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没出现。

苏子折暴怒,拿剑砍了身边的两名护卫。

护卫的人头落地,其余人看着苏子折杀红的眼睛,都齐齐地惧怕地后退。

苏子折提着滴血的宝剑,阴狠地下令,“杀不了花颜,我要杀了云迟。”

“你杀不了我,我杀你还差不多。”云迟站在祭天台的门口,声音清冷,眉眼带着浓郁的凉薄之色,“苏子折,本宫给你一个决一死战的机会,你可敢接战?”

苏子折嗜血的眼睛看着云迟,忽然仰天大笑,“云迟,你何德何能!”

云迟覆手而立,衣带当风,“本宫的德与能,自然不是你能比的。”

“是吗?”苏子折眼底一片猩红,举着剑道,“那就来吧,我杀了你与杀了花颜一样。”

“你谁都杀不了。”云迟见他一剑袭来,缓缓拔剑,迎上了他的剑。

外面,大军厮杀,震天动地,祭天台同样进行一场生死较量,惊天动地。

飞花摘叶,踏雪无痕,这是苏子折与云迟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也是第一次殊死搏斗。

苏子折的武功自然极好的,哪怕他此时已发疯武功高出一倍,但也好不过云迟。

云迟要杀此时的苏子折轻而易举,但他不想他死的太痛快,在得知苏子折以叶香茗生人祭天妄图用巫咒之术杀苏子斩间接杀花颜时,云迟就发了狠地今日要将他杀了。

所以,哪怕安书离、梅舒毓的大军半日后才会到,云迟已经等不了忍不住了。

现有的兵力与苏子斩的兵力旗鼓相当,所以,一时间杀的天地动摇,难解难分。

一个时辰后,苏子折终于明白云迟不是杀不了他,而是想让他明明看的见他却杀不了他,让他无望无力地筋疲力尽而死,他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云迟,不甘心地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杀招。

云迟自然不可能让他得逞,绕着剑花将他整个人罩住,改了注意,用在蛊王宫对付暗人之王时的杀招,将苏子折罩在密密麻麻的剑圈里,一片一片地削成了碎片。

苏子折瞬间便被削成了一个浑身是剑伤,片片挂彩的血人,倒在了地上,血顺着祭天台流下,汇聚成了一片血河。

他的心还在跳,人却不能动了,他看着站在不远处,收了剑,凉薄淡漠地看着他的云迟,忽然说,“我要这天下何用,我不过是想……”

云迟忽然掷出手中的剑,一剑穿喉,截住了苏子折后面的话,他不想听他说什么临终遗言,后世也不必记载他这样的人死前之语。

苏子折一死,他的军心顷刻涣散瓦解。

所以,半日后,当安书离、梅舒毓的大军汇合了花灼的兵马紧赶慢赶来到时,看到的便尽是南楚的国旗,这一仗,云迟损失惨重,但却最终没有依靠强大的兵力获胜,同等兵力下,用他的剑与谋,胜了苏子折。

岭南王则在敬国公和陆之凌的围困下,自杀在逃离关岭山的路上。

云让恰巧赶到,为岭南王收了尸。

云迟当日将大军交给安书离、梅舒毓、云让等人,与花灼、陆之凌带着凤凰卫离开了关岭山快马前往临安。

七日后,一行人进了临安城。

花容早先

芊字为什么凶

得到消息,在城门口迎着,见了云迟,连忙见礼。

云迟勒住马缰绳,哑声问,“花颜呢?”

花容立即回话,“十七姐姐半个月前带着小殿下与子斩公子进了云山禁地,如今还没从云山禁地出来。”

云迟点头,看向花灼。

花灼道,“我们先去云山禁地。”话落,对花容吩咐,“告诉太祖母一声,我们先去云山禁地。”

花容应是。

云迟再不停留,纵马前往云雾山。

半日后,来到云雾山顶,云山禁地开启的位置,云迟和花灼依照上一次开启禁地的法子,二人合力,打算开启禁地,可是试了几次,禁地纹丝不动,禁地之门打不开。

云迟白着脸看着花灼,“怎么回事儿?”

花灼早先救安书离与梅舒延后,本就灵力已掏空,日前醒来时,发现恢复了微薄,如今这微薄的灵力已耗尽,也白着脸道,“禁地之门开启了天禁,既然开不了,只能等着了。”

云迟抿唇,迫切地想要知道花颜如何了,“可有什么法子能够传音入内?”

花灼摇头,“开启了天禁的禁地,是先祖建云山禁制时所设,隔绝一切尘世喧嚣音讯。没法子,只能等着了。”

云迟白着脸不再言语。

陆之凌走上前,焦急地说,“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不就是一片云雾吗?”

花灼看了陆之凌一眼,“你自然看不见,否则就不是云山禁地了。存于世,隐于世。”

陆之凌跺脚,“那怎么办?只能等着?”

“只能等着。”花灼无力地说,“没有别的法子。”话落,他又看向云迟,“你与妹妹心意相通,感同身受,如今你安然无恙,想必她也安然无恙,不必太过着急。”

云迟抬眼,哑声道,“她安然无恙,那苏子斩呢?是否也安然无恙?”

花灼住了口,苏子斩是否安然无恙,真不好说。但他清楚,苏子斩活着还好,若是死了,花颜这一辈子都不会开心。

除了死去的苏子折,无论是谁,都希望苏子斩活着。

云迟转向一直守在云山禁地外的十三星魂,看着青魂,“他们进入云山禁地之前,关于苏子斩的身体,天不绝怎么说?”

青魂和十三星魂已经熬了多日,如今一双眼睛通红,“天不绝说若是没有法子,公子活不过半个月。”

“如今已是半个月了,是好是坏,也该有结果了。”云迟沉声道。

陆之凌受不了地说,“苏子斩怎么会这么容易死?他自小受寒毒折磨,病病殃殃一直活着,他不会死的!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死的。”

青魂哑声说,“借陆世子吉言。”

云迟轻声说,“苏子斩若是就这么死了,他能放心吗?他不亲眼看着花颜一辈子安好,怎么能放心?本宫也相信他不会死的。”

花灼点头,望着禁地之门,慢慢地坐下身,“我卜一卦吧。”

云迟转向他,“能卜的出来吗?”

“试试。”花灼拿出三枚铜钱。

众人见此都围在了花灼身边。

就在这时,禁地之门忽然开启,花颜抱着云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花灼还没撒出的铜钱顿时撤回手,腾地站起身,众人齐齐惊喜,围上花颜。

云迟猛地转过身,看着花颜,先是一喜,随即眼中的喜色顿收,盯着她苍白虚弱的脸,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她面前,伸手接过云辰,一手抱着云辰,一手攥住她手腕,压低声音哑声问,“可还好?苏子斩呢?”

花颜一手被云迟握住,一手抱住他清瘦的身子,眼睛泛着泪花,却脸上带着笑,“云迟,他没死,没死,也死不了了。”

“没死真好,死不了真好。”云迟伸手抱住她,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意。

花灼、陆之凌等人闻言欣然欢喜,青魂立即上前,喜形于色地急声问,“太子妃,我家公子既然没……怎么没出来?”

花颜站直身子,转头看向青魂,抹了抹眼角的泪,对他说,“他与小狐狸都昏迷不醒,还躺在禁地内的暖玉床上,还需要时间,他枯竭的心脉正在恢复生机,估计还需要一两个月才能好。”

青魂点头,“那属下们就在这里等公子出来。”

“嗯,他好了之后,小狐狸会带他出来的。”花颜转向众人,一一喊人,“哥哥,大哥。”

花灼微笑,伸手揉了揉花颜的头,笑骂了一声,“臭丫头,担心死个人。”

陆之凌上前也学着花灼的样子,揉了揉花颜的头,欢喜地笑,“都活着就好,若是苏子斩那家伙死了,我这一辈子上哪里去喝他的醉红颜?总不能追他下去陪阎王爷一起喝。”

花颜失笑。

喜欢花颜策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