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科技

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唉......”

时间:2022-01-24 19:53

“唉......”

高希宁长长的叹了口气后,又跟着自言自语了一声:“两个冤种。”

她还能说谁啊,除了咱们陛下和大将军王之外,这世上哪里还能找到这样两个冤种。

夏侯玉立听高希宁说出这四个字,噗嗤一声就笑了。

“大将军王说什么也不想再做这王了,咱们陛下就说什么都不答应。”

她笑着说道:“这要是一男一女,事就不好说了。”

[标签

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

:p标签]高希宁:“你以为两个男的这事就好说了?”

夏侯玉立:“......”

高希宁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两个小孩子,眼神里都是溺爱。

夏侯玉立生了一个漂亮的小公主,粉雕玉琢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想要亲亲。

这小姑娘被李叱取名为李暖兮,小名儿叫朵朵。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男孩和女孩的区别,李隆势小名儿是坨坨,女孩儿小名就是朵朵.....

“大将军王也不知道还要抗多久。”

夏侯玉立道:“若不然,你给他写封信劝劝他,就回长安来吧。”

高希宁道:“我没有给大将军王写信,可我给沈珊瑚写过三封信了,她回信说根本劝不动。”

说到这,高希宁叹了口气:“这两个犟种。”

刚才还说是两个冤种,现在就已经说是两个犟种了,说的当然还是李叱和唐匹敌。

“对了。”

夏侯玉立道:“前阵子从西疆传回消息,沈珊瑚生了一对双胞胎,要不然趁着这个机会,我和陛下去说,替陛下去西疆看看?”

高希宁道:“你身子还没恢复呢,跑西疆那么远不好,我和陛下说说,我去。”

正说着呢,外边传来李叱的声音。

“你俩都去。”

高希宁和夏侯玉立连忙看向门口,李叱迈步进门:“他特么的不回来,那朕就去看他......不,朕怎么会想看他,朕只是想看看两个孩子,嗯,朕着实是想看孩子。”

高希宁和夏侯玉立对视了一眼,俩人都抿着嘴笑,谁也不戳破李叱这拙劣的表演。

“国事那么多,陛下怎么能抽得出身?”

“抽不出也要抽,朕就是要去。”

李叱道:“所以......你们俩得去准备一些礼物,小孩子能用的东西多带一些。”

高希宁和夏侯玉立同时点头:“放心,我们会准备齐全。”

李叱嗯了一声:“朕已经找过徐绩了,让他暂时把事都扛起来,朕就跑一趟西疆,且看看那个家伙还怎么躲着朕。”

高希宁看向夏侯玉立道:“看到没,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夏侯玉立哈哈大笑起来。

李叱:“你说什么了?”

高希宁:“你俩都是冤种,犟种,满天下的找都再找不出你俩这样的。”

李叱楞了一下,然后点头:“这......倒也是。”

说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天后,陛下亲赴西疆,满朝文武送到长安城外,这些大人们心里都很复杂,大将军王不回来这事已经很离谱了。

更离谱的是陛下根本不计较大将军王数次抗旨不尊,更更离谱的就是大将军王不回来,陛下就亲自去。

这种待遇,除了大将军王之外,普天之下大概也就只有夏侯琢可以与之相比了吧。

作为禁军大将军,陛下去西疆,夏侯琢自然也要率军护送。

马车上。

余九龄坐在马车边缘晃荡着腿,时不时的就傻笑,把旁边坐着的小张真人都给看傻眼了。

“你这是怎么了?”

小张真人问。

余九龄笑道:“没怎么,就是开心。”

小张真人:“开心是看出来了,眉目带春也看出来了,你这次去西疆不会还有别的什么事吧。”

余九龄:“有,给你找个西域娘们儿。”

小张真人:“滚......”

余九龄笑道:“我开心,是因为陛下和老唐之间,从来都没有因为任何事任何人而改变过,朋友之间的关系,能到陛下和老唐这样,令人羡慕,作为陛下的朋友,作为老唐的朋友,哈哈哈哈......就开心。”

小张真人道:“我掐指一算,你这话虽然说的真诚,可实际上和你开心的关系不大,最多只有三成。”

余九龄道:“别胡说八道,你以为我还能因为什么开心。”

小张真人道:“我再掐指一算,你已经有很长一阵子没有离开过长安城了,没有离开过,你的胆子就没有那么肥大,就不敢过分的在长安城里胡搞乱搞......对了,在就开心那句话前边,你说的是什么来着?”

余九龄:“我开心是因为陛下和老唐?”

小张真人:“再前边一句。”

余九龄想了想后回答道:“给你找个西域娘们儿?”

小张真人道:“我掐指一算,你这话把给你两个字去掉,便是你为什么这个开心的原因了,最少占七成。”

余九龄瞥了小张真人一眼:“瞎算......还算得挺准。”

小张真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余九龄压低声音说道:“我听闻西域那边的娘们儿,腰这么细,胸这么大......”

他一边说一边忘情的比划了一下。

小张真人:“我掐指一算,你这特么不是听说的。”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就上次......西域人在庆园打算行刺陛下的时候,不是见了几个么,红头发那个......啧啧啧。”

小张真人一捂脸:“你这啧啧啧三声,太特么猥琐了。”

余九龄一摆手:“你懂个屁,这算是猥琐吗?这是雄心壮志!去年老唐和澹台率军征讨西域,为大宁争光,今年我余九龄挑战西域高手,也是为大宁争光。”

小张真人从马车上跳下去:“我换个车,和你在一块容易被带坏了。”

余九龄:“快回来,我去挑战红头发的那种西域高手的时候,带上你还不行?”

小张真人沉默片刻,又爬回马车:“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武艺不行,可能一个人搞不定,再丢了咱们中原武林的脸面。”

余九龄:“是是是,你说的是。”

在他们乘坐的马车前边那辆马车上,高院长,长眉道长,还有老张真人三位也都在。

按理说,这么长途跋涉的,舟车劳顿,三位老人家岁数都不小了,不该去才对。

可是他们三个执意要去,连陛下也没办法拦得住,毕竟陛下在这三位老人家面前,也不是那么有威严。

“西域你去过没有?”

高院长问长眉道长,长眉道长摇了摇头:“我虽然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可大部分时候连冀州治内都没出过。”

高院长又看向老张真人:“你去过没?”

老张真人摇头道:“没有去过。”

停顿了一下后又微微有些自信的说道:“但我神游已久。”

长眉道长瞥了他一眼,从上瞥到下。

老张真人回瞪了他一眼。

高院长道:“我和你们不一样,关于西域的风土人情,我只在先贤的诗词歌赋中才领略过,一直都心驰神往,这次既然有机会,那就一定要去看看。”

长眉道长嘿嘿笑了笑:“你说的那些先贤写出来的诗词歌赋,大概并不是他们真心想写的东西,只是有些事不好写出来而已。”

高院长:“龌龊!”

长眉道长:“我说什么了就龌龊......”

高院长:“你说什么都龌龊!”

老张真人刚要张嘴说话,高院长又瞪了他一眼:“你也龌龊!”

老张真人叹了口气道:“咱们三个加起来都二百多岁了,还这样满嘴胡言乱语,怎么给小辈们做榜样。”

高院长道:“我一身正气,不似你们两个,我自然是可以做榜样的。”

老张真人:“那你就实话实说,你想给谁做榜样吧。”

高院长沉默片刻,一本正经的说道:“去把余九龄叫过来。”

半个月后,西疆,凉州城。

从长安城来送信的人,早于陛下的大队人马到了,所以得到消息的唐匹敌,也带着家眷提前到凉州城来等着陛下驾临。

澹台压境看了看老唐的脸色,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

“大将军啊大将军,我这可是第一次在你脸上看到了紧张之色。”

唐匹敌叹了口气:“也不知陛下来了之后会如何骂我,又如何会不紧张。”

澹台压境道:“那怪谁?”

唐匹敌:“按理说该怪陛下,我不停的做错事,陛下就该惩处,陛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放纵,着实是有失公允......”

澹台压境:“我呸!”

唐匹敌笑了笑,然后问澹台压境:“陛下这次来西疆估计着要住一阵子,可能还要去边关看看,你的事都安排妥当了吗?”

澹台压境点头:“护卫陛下安全的事,大概都已经准备好,只是心里还有些不踏实。”

唐匹敌忽然问他:“你说我要是行刺陛下,陛下还能找个什么说辞?”

澹台压境一惊:“大将军你是真的疯了?”

唐匹敌叹了口气:“我若是真的疯了,便会真的这样做,奈何我没疯。”

他起身,活动了几下后说道:“大概,我也没有什么法子了。”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认命吧。”

正说着话,有人从外边进来,俯身禀告道:“大将军唐安臣携家眷已到凉州城外三十里。”

唐安臣虽然不是西疆大将军,可这几年一直都在内草原上坐镇。

孛儿帖赤那去了外草原后,内草原也不能不顾,所以李叱调唐安臣到那边已有两年之久。

内草原距离凉州没多远,陛下来了,唐安臣也要赶过来接驾。

唐匹敌和澹台压境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迈步,要去城门口接一下。

不多时,凉州城门外,唐匹敌看到唐安臣的车马队伍到了,嘴角露出微笑。

可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小男孩从马车里钻出来,毫无来由的,朝着马车旁边的一名护卫就抽了一鞭子。

然后还哈哈大笑,一脸的得意。

......

......

【今天是年终盘点最后一天,继续求票,谢谢大家。】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十一月中,派往西疆的钦差甄艮返回长安,当面向李叱上奏,大将军王唐匹敌不愿回长安。

说这些话的时候,甄艮的心里难过的好像有一把小刀在来回切割一样。

依着他,无论如何这样的话也说不出口,因为他很清楚抗旨不尊是多大的罪过。

可这是唐匹敌摆脱他务必要说的话,而且还要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来说。

李叱听完这些话后生气了,真的生气了。

因为他太清楚唐匹敌想要做什么,想要一个什么结果。

你想要,朕就给?

“都听完了么?都听清了么?”

李叱看向满朝文武问。

群臣纷纷点头。

李叱又问:“大将军说他不想回长安,你们觉得大将军这样做怎么样?”

群臣纷纷低头,谁也不愿意说些什么,大将军王要做些什么,陛下清楚,难道文武百官不清楚?

之前徐绩那么想夺权的一个人,他也没有在任何时候想过针对唐匹敌。

一来是不敢,二来是真心敬佩。

都说文武向来不和,往前推几百年往后推几百年,可能都是一样的局面。

可老唐就是这样一个人,别说满朝的武将没有一人不服他,就算是满朝的文官也没有一人不服他。

李叱见所有人都不说话,于是点名道:“高有莲,你可有话说?”

御史台都御史高有莲应该是有话说的,按照他的性子,唐匹敌这般抗旨不尊,这就是他该大说特说的事。

高有莲出列,俯身回答道:“回陛下,臣没有话说。”

李叱问:“什么话都没有?”

高有莲回答:“什么话都没有。”

李叱脸色有些发沉的多问了一句:“你不觉得唐匹敌抗旨不尊?”

高有莲回答:“臣不觉得,大将军王在西疆没回来,便是有不回来的道理,军务事,大将军王比谁看的都清楚,臣是文官,不懂军务,所以不敢胡乱指摘。”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高有莲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连你都觉得大将军王不回来有道理,那就真的是有道理。”

李叱起身道:“丁青安,帮朕记着一件事,天冷了,把朕的大氅送去西疆给大将军王御寒。”

说完后转身走了:“散朝。”

文武百官全都松了口气,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又都忍不住笑起来。

刚才陛下问他们谁有话说的时候,真要是有人敢拿唐匹敌这不回长安城的事说三道四,你且看看陛下会什么反应,会不会把说话的人骂掉三层皮。

陛下生大将军王的气,那是因为大将军王执意要请陛下摘掉他王爵封号,而不是大将军王抗旨不尊。

陛下生大将军王的气不是大将军王不懂事,而是大将军王太懂事。

“陛下真是直钩钓鱼......”

高有莲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钓不上来就直接朝着鱼儿喊话,我这条鱼可不笨......”

众人全都笑了起来,难得看到都御史大人也有开玩笑的时候。

十一月的长安城其实已经很冷了,这边的气候比冀州还要稍稍冷一些。

[标签:p标签

养狗是上辈子来还债的

]整座城里的树木几乎已落尽了叶子,大街上一片一片的金黄,看着格外的漂亮。

有一支队伍离开长安城,踩着这满地金黄往西疆去了,给大将军王送陛下的大氅。

除此之外,陛下还对大将军王另有封赏,总之就是......你不是想辞吗?那朕就多给。

雁塔书院。

高院长挨着火炉,伸着手烤火,火炉上还烤着几颗大枣,这屋子里就满是这烤枣的香气。

“陛下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小张真人一边给几位老人家添茶,一边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关心则乱,他是真的怕陛下生大将军王的气,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

“生气,肯定是生气。”

长眉道人笑了笑道:“可你觉得,陛下会因为生气就处置唐匹敌?”

小张真人摇了摇头:“陛下已经派人往西疆送封赏,当然不会处置大将军王。”

高院长笑道:“唐匹敌不想从西疆回来,无非是想给陛下一个理由而已,可陛下就是不肯要。”

“真要说生气,那陛下大概也就是......唐匹敌啊唐匹敌,你不是不愿意回来吗?那你就不回来吧,你愿意在西疆待多久就待多久,但陛下就可着劲儿的赏你,你越是不想要的陛下越给。”

长眉道人笑了笑:“理解的透彻。”

老张真人笑道:“陛下和唐匹敌之间的生气,那只是在斗气而已,还都是反着来的斗气。”

小张真人松了口气,三位老人家都这么说,那就是没事了。

就在这时候,他们听到外边有很急促的脚步声,他们全都下意识的往门外看,就见余九龄一溜小跑着往这边过来了。

余九龄急匆匆的进门,带进来一股冷风。

“不好了不好了。”

余九龄脸色有些发白的喊了两声,连他都这般着急,看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大事。

长眉道长看向余九龄说道:“慢点说,到底怎么了?”

余九龄都跑的有些气喘,可见其心急。

“刚刚,西疆廷尉府的人秘密送消息到长安,说......说不久之前,老唐他在西疆办了件蠢事。”

高院长微微皱眉:“唐匹敌能办蠢事?”

这话,他可不信,这屋子里三个老妖精没有一个信的,普天之下的人都有愚蠢的时候,但唐匹敌绝对是个异类。

“到底什么事?”

高院长问。

余九龄道:“廷尉府送回来密报,说是西征大军回到凉州城的时候,带回来不少缴获。”

“其中有一件西域小国的王袍,就是金交国国王的王袍。”

“金交国的使臣,之前不是在长安城外边和贾阮打起来了吗。”

“所以这次西征,大军唯一灭了的西域小国就是金交国。”

“缴获的物资运送到凉州,老唐不知道是犯了什么傻,非要把那王袍穿起来看看好看不好看。”

余九龄把话说完后,高院长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因为这个事,确实不好说......比起上次老唐不回长安的事,要大的多。

他不回长安,陛下都不会说什么,因为唐匹敌是领兵主将,主将说暂时不回,那陛下都能替唐匹敌开脱,说就是军务事繁重,就是没办法及时回来。

可是穿一个亡国-之君的王袍......

长眉道长连忙问道:“陛下怎么说?”

余九龄道:“陛下暂时还不知道,廷尉府的人也不是白痴,当然不敢先报陛下,而是先报给了皇后。”

“这事,廷尉府的人必须要报,不报就是失职,可事现在先到了皇后那,也是廷尉府的人能做的极致了。”

余九龄看向高院长:“皇后连忙让我来问问三位老人家,这事应该怎么办?”

长眉道长摇了摇头:“这事别人什么都不能办,连皇后都一样,什么都不能办。”

高院长点了点头:“你回去告诉皇后,该怎么把事情如实禀告陛下就怎么如实说,不要有任何的隐瞒,甚至在措辞上,不能有任何对唐匹敌的偏袒。”

老张真人道:“他们说的没错,这个事如果别人胡乱插嘴插手,陛下才会真的生气。”

余九龄着急道:“那就真的什么都不管?”

高院长点头:“你就回去把我们的话原原本本告诉皇后即可,她不笨,她知道该怎么做。”

余九龄应了一声,也不敢耽搁,一口气又跑回未央宫。

第二天一早,朝堂上。

李叱坐在那听着朝臣们议事,等上奏的事都商议完了之后,原本到了该散朝的时候,可李叱却示意暂时等一等。

李叱起身,从高台上缓步往下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朕昨日接到廷尉府一份密报,有件好玩的事朕跟你们说说,如果朕不说,你们大概谁也别想知道。”

朝臣们全都看向陛下,等着陛下说那好玩的事有多好玩。

“金交国被澹台率领的西征大军给灭了的事,你们都知道吧?”

李叱问完了之后,所有人都点头称是。

李叱道:“金交国国王被处死,王袍作为战利品一并运了回来,咱们的大将军王觉得好玩,就穿了穿那王袍......”

李叱的话说到这,朝堂上立刻就出现了一片低呼,这是朝臣们不由自主的反应。

御史台都御史高有莲的脸色立刻就白了,因为这个事他真的不能再没话说了。

上次的事他可以没话说,陛下也希望他没话说,可这次不一样。

所有高有莲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陛下这次别点他的名字了。

可是他才想到这,就看到陛下的目光朝着他这边转过来,高有莲连忙低下头,假装没看到陛下看他。

“你们觉得,大将军王试穿金交国国王王袍这事,是什么意思?”

李叱问。

朝臣们全都低下了头,谁都不敢说话,他们都知道大将军王要干的是什么,可他们也都知道,大将军王这次干的过分了。

“你们是不敢说,还是猜不到?”

李叱又问。

满朝文武啊,还是无一人敢说话,全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李叱笑了笑:“你们大概都是猜不到吧......可朕猜到了。”

他一边踱步一边说道:“为何大将军王要去穿一个亡国-之君的衣服?朕想着,大概是觉得那衣服很漂亮,而他大将军王的王袍不太漂亮,朕想来想去,这事啊......是朕错了。”

众人全都猛的抬起头看向李叱,一个个惊讶的都不知所措了。

李叱却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大将军王的王袍,居然不如一个西域小国的王袍漂亮,这事怎么也说不过去。”

“所以朕想了想,大将军王的王袍不够漂亮,那就再漂亮些好了......徐绩。”

李叱突然叫到徐绩,徐绩连忙俯身:“臣在。”

李叱道:“一会儿你帮朕拟个旨,大将军王的王袍以前是三爪金龙,改四爪吧。”

徐绩额头上都开始冒汗了,连忙垂首道:“臣记住了,臣回去就拟旨......”

李叱嗯了一声,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徐绩:“四爪漂亮吗?”

徐绩立刻道:“漂亮,那必然是极漂亮的。”

李叱摇头:“朕忽然又觉得不妥了。”

徐绩都松了口气,心说陛下你总算是觉得不妥了。

然后就听到李叱说道:“五爪吧,嗯......不用议了,就按朕说的去办,礼部的人和徐绩商量一下,这五爪王袍该怎么做,务必做的漂亮起来。”

说到这李叱一摆手:“都退了吧。”

说完就走了。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