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快讯

庚金几个迟早得富贵的八字

时间:2022-01-22 10:03

此时的王凌君,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心情大好。

仗着身边多了个穆雷,一下子改变了局面,他可不肯放过这种出风头的机会。特别是这里的人都是拾荒城的,怕是过了今天之后,他‘公正者’王凌君的声望,在拾荒城里将会再上一个台阶,甚至成为城中第一人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毕竟,只要处理了那个年轻议员,自己就能够获得一套8级媒介,跨过职级7后,再往上晋升就不会轻易失败,除非到了职级10。

否则的话,几乎没有失败的可能。

而成为职级8后,放眼整个拾荒城,还有谁是自己的对手?

到时候,他便可以收伏雷霆议会,包括蓝色要塞,云裳会那些组织,再依托克拉夫门,如此经营个数十载,便能够和战神堡分庭抗礼。

想到这,王凌君脸上笑容正盛,仿佛每条皱纹都会发光似的。

嗡嗡嗡...

远处,突然响起了车声,只见一片尘幕中,有辆涂有教会徽章的磁能车开了过来。那辆车远远地停在了战圈外,车门打开,从里面钻出了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教士。

那个教士紧张地看了四周一眼,然后扯开喉咙叫道:“穆雷阁下,约瑟主教让我通知你,行动终止了。”

“我们教会不再参与艾尔霍因的事件,他请您马上回去。”

石林里顿时变得安静。

只有风声不时响起。

站在王凌君背后,那个无火者什么也没有说,脸色苍白的他转过身,拉上了袍子后面的兜帽,就这么走了回去,就这么钻上了车子。

车门啪一声关上,那辆有教会标志的磁能车就这么走了。

只留下了王凌君。

王凌君的笑容僵住了。

他仿佛听到了某种事物破碎的声音。

并且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来刚才那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是教会的强者,但现在,教会竟然宣布不参与艾尔霍因的事件?

是什么让教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王凌君顿时朝天阳望去,心脏扑通扑通一直跳。

难道教会是因为他的缘故,所以停止了行动?

不应该啊,难道教会在出手前,会不知道这个议员的身份?

或者说,他们临时发现了什么,才突然收手。

能够让教会收手,无论是什么,都说明这个议员不简单啊。

现在教会已经不准备淌这浑水,那我呢?

王凌君不知道教会为何突然收手,天阳却是大致猜到了几分,应该是东陆的档案终于到了。

现在总院也知道,他是东陆枢机院的圣银骑士,如果不收手的话,只怕会导致东院和总院分裂。

天阳很清楚,自己还没向关烽提供黄昏石板的信息,如果这时候出什么意外,关烽肯定会暴跳如雷。

现在教会退出,只剩下一个王凌君...

王凌君突然看到,天阳的嘴角轻扬,露出一抹笑容,他更觉心惊肉跳。思来想去,最后做出决定,当下发出一阵长笑。

“哈哈哈哈......”

现场的人一脸茫然,不知道这个时候,王凌君笑什么,怎么还笑得出来。

便听王凌君笑了一阵后说道:“痛快痛快啊,王某很久没有像今天这般,战得畅快淋漓。”

天阳这时也不知道这姓王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便听他说下去。

王凌君继续说道:“没错,王某受艾尔霍因之托,前来对付天阳议员。可区区一个艾尔霍因,又怎么能够请得动王某。”

“王某之所以答应他,实是想找个借口,跟天阳议员再好好切磋一次。否则的话,别说一个艾尔霍因,就是十个,王某也不带正眼瞧他一眼。”

王凌君说得正气凛然,一脸不屑,听得天阳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非是没见过厚颜无耻之辈,但到了天阶还这么无耻的,倒是第一次见。

接着便听王凌君笑道:“既是切磋,自然点到为止。今天,王某多有得罪了,想必以天阳议员的为人,也不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那么,就此别过,各位回拾荒城后,可往王某家宅来聚,王某必倒履相迎!”

说罢,王凌君收起了双剑,转过身,便想开溜。

骤然一股威势压下,接着就听天阳淡淡道:“王先生,我虽然年轻,但也不是三岁小孩。你觉得这种骗小孩子的话,我会相信吗?”

王凌君全身一僵,不敢妄动,只能陪笑道:“天阳议员,有话好好说。是,王某是拿了艾尔霍因的好处,但现在,你和艾尔霍因的事情,王某也不想插手了。”

“你看,咱们就此别过,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可好?”

天阳笑了起来:“王先生,你觉得有可能吗?你一句不插手,就想把这件事抹了过去?”

王凌君想了想,释放出自己的气场,缓缓转神,肃然说道:“天阳议员,王某也不是随便拿捏的软柿子。王某说了不插手这事,便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

“否则的话,以王某之能,拼个鱼死网破,大概也不见得多么困难。”

天阳屈指,在‘血饮’的刀鞘上轻轻一弹:“鱼死网破?别太看得起自己

庚金几个迟早得富贵的八字

,王凌君,你既然接下了艾尔霍因的活,既然敢冒犯我。今天,也就别想回去了。”

“这...”

无火者穆雷一走,得知教会不再介入艾尔霍因和天阳之间的恩怨,王凌君就已经生出退意。

此时放出狠话,不过装装样子,哪里真的愿意和天阳拼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

8级材料虽好,但也要有命才能享用,再说他打一开始,也没想过为艾尔霍因赌上性命。

现在见天阳如此强势,王凌君暗暗叫苦,眼珠一阵滚动,干咳了声道:“这样好了,天阳议员,在对付艾尔霍因一事上,王某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至于你我间的恩怨,便如此一笔勾消,你觉得如何?”

王凌君自认为,他已经做出极大的让步,有自己帮他对付艾尔霍因,那这件事简直十拿九稳,对方万无拒绝的道理。

却见天阳嘴角微微上翘道:“王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王先生,我看不出这件事有需要你协助的地方,送王先生上路之后,我自然会处理艾尔霍因。”

“他们一个也别想跑。”

王凌君心中涌起一阵怒意:“这也不行,那也无须。天阳议员,你是铁了心要取王某性命是吧,那就放马过来吧!”

他自说完,便见天阳等人相继出现各色加护能力的光芒,天阳更是将一个球状物体丢给崔曜等人,他们从球体中吸收了似是星蕴的光辉后,一个个气息又重新恢复过来。

除了崔曜之前有伤在身,气场不如开战前强大外,其它人都恢复得差不多。

王凌君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他哪里会想到,对方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基本上恢复了战力。

反观自己,之前消耗了大量的星蕴和体能,现在恢复不到一成,此消彼长,这还怎么打?

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他只有硬着头皮,缓缓放出自己的气场。

却听天阳说道:“这事倒也并非没得商量。”

一听得有商量,王凌君顿时一喜,却还故作矜持地哼了声:“事已至此,还商量什么?”

天阳看了他一眼:“是吗?那就让我等送王先生上路。”

王凌君听得想吐血,心想你这小子就一点亏也不吃是吧,大家各退一步不行吗?非要把我逼落下风,你才高兴是吧!

他不爽归不爽,但现在人家占了上风,为了自己小命着想,王凌君只好干咳了声道:“年轻人,别那么急躁,我话还没说完呢。”

“我的意思是,对其它人,我是不会跟他客气,商量些什么的。可跟天阳议员不打不相识,我很欣赏你,就给你个机会说说看吧。”

天阳不由对王凌君这厚脸皮刮目相看,当下淡淡一笑道:“如果王先生愿意追随我的话,那么今天这事,我便从末发生过。”

王凌君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我追随你?”

“没错。”

王凌君脱口而出:“做梦!”

说完,他便见天阳拇指轻推,‘血饮’出鞘一分,顿时一波波凛冽的刀气扑面而来。

王凌君心中已经骂娘,心想自己难道真要追随一个毛头小子?转念一想,自己可以跟他虚以委实啊,错过今日,哪怕打不死这小白毛,老子卷铺盖跑路,换地方混总可以吧?

有了这个念头好,他呵呵一笑道:“做梦,我做梦都想追随天阳议员鞍前马后,就算您不说,我也想提出这个请求。”

“从今往后,王某以议员您马首是瞻,绝不反悔。”

呼。

有风吹过。

阿道夫等人如遭石化,完全没有想到,王凌君居然能够把说死的话都给圆了回来,真让他们长了见识。

但更让他们长见识的是王凌君的无耻,这苟命的功夫,他们自问就算再练上一百年,也自叹不如。

天阳笑眯眯地说:“很好,阿道夫,你们先离开下,我和王先生有话说。”

“千虹,你帮我看着点,别让人接近打扰。”

一时间,阿道夫等人走远,千虹则闪至一座巨岩上望风。

王凌君正寻思着要不要趁机以自己的御空能力脱离此地,就见天阳打了个响指,当下银光勾勒,一座虚幻,神秘的古老拱门,在空气中凸显浮现...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圣银骑士。”

“圣银骑士...”

约瑟起身又坐下,小老头脸上的皱纹几乎快拧到了一块,过得片刻,才悄然舒展。

“偏偏是这个时候,若晚来半天,那就...”

他叹了口气,将电子板递回给黑衣教士:“去通知无火者穆雷阁下,就说行动取消了。”

“是。”黑衣教士接过电子板,匆匆离去。

约瑟对另一个教士说:“你去通知艾尔霍因,他和那位年轻议员的事情 ,我们教会不再参与,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另外,把老琼思之前送来的东西,给我原封不动地退回去。”

那名教士眼中闪过讶色,但没有询问,点头离去。

小庭院里最后剩下约瑟一人。

小老头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整理着头绪。

“原来那个年轻人是东院的圣银骑士,怪不得关烽会把两名银骑士交给他指挥....”

“不对,那个时候,他应该还不是圣银骑士。否则的话,我们不会到现在才收到东院的档案。”

“关烽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一份奴隶交易资料,现在圣座也很头痛,大概会答应那老东西的要求,让他当东院的大主教。”

“否则那份资料如果给送到黄金议庭手上,那总院非得进行一次大换血不可。”

“关烽是从哪里拿到那份资料,圣座说,那是我们和血城的交易材料...”

“血城是拾荒城的组织.......新任的圣银骑士来自拾荒城........血城的穹武神秘失踪,现在血城已经成为那个议员的手下,正负责着12号聚居地和那附近矿场的保护工作....”

约瑟突然张开了双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好厉害的手段,穹武应该是死在那位议员的手下,所以他才能够收获那份材料,之后‘卖’给了关烽,所以今天成为东院的圣银骑士。”

“只有这样,才说得通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收到东院的档院。”

“这个议员,野心不小啊。”

“真是可惜,如果晚点收到档案,我就可以推说是消息延迟之故,让穆雷阁下收割此子性命。”

“但现在既已收到,如果再让穆雷阁下杀人,只怕东院会造反。”

“可惜可惜....”

........

艾尔霍因庄园。

今天下午,整个庄园就像深夜般安静,每个人都不敢大声交谈,就连说话也刻意压低了声音,怕惊扰到别墅书房里那几个人。

老琼思已经忘记自己抽了多少烟了,他的视线总落在不远处那个通讯机上,如果王凌君成功完成了任务,或者那个年轻议员最终死在教会的无火者手上,那个通讯机就会响起来。

否则,它便会一直沉默下去。

而直到现在为止,它还未曾响起,这让老琼思一颗心悬在了半空,半天都下不来。

他那几个儿子也显得心思重重,也难怪他们会紧张,毕竟这个下午,将决定艾尔霍因这个家族以后的兴衰荣辱,换成是谁,都无法轻松渡过。

突然,通讯机响了起来。

刷刷刷!

一道道视线落在了通讯机上,老琼思的脸上更是露出笑容,他和几个儿子交换了个眼色,立刻拿过通讯机,建立通讯。

很快,通讯机里响起一把陌生的声音:“琼思先生?”

老琼思愣了下,然后道:“我是。”

那边干咳了声道:“我是阿曼达教士,是约瑟主教的追随者。”

老琼思心头一跳,直觉告诉他,在这个时候教会有消息过来,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沉声道:“下午好,阿曼达教士,有事吗?”

“是的。”通讯机那头的教士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地说,“约瑟主教让我通知你,从这一刻开始,你们艾尔霍因和那位拾荒城议员的事件,我们教会不再参与。”

“我们已经命人通知穆雷阁下返回,另外,你们送来的东西,我们很快会退回去。”

“什么!”

老琼思再坐不住,直接蹦了起来,大声叫道:“为什么会这样?”

阿曼达教士沉静道:“抱歉,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

老琼恩嘶吼道:“我要和约瑟主教通话,你把通讯机给他!”

“再次抱歉,主教现在不方便见你。就这样,再见。”

通讯切断。

书房中死一般的寂静。

接着老琼思咆哮起来:“那只老狐狸居然在这个时候抽身而退,他到底想干什么,他知不知道这样做会害死我们!”

确实。

如果不是教会愿意兜底,愿意派出无火者收场,老琼思哪怕招揽到王凌君这个职级7,也要仔细考虑才敢对天阳下手。

可现在,教会居然在行动的中途选择了退出,如果王凌君再压不住局面的话,那艾尔霍因将全面崩盘!

汉恩喘着粗气道:“我现在就去一趟教会,他们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大汉怒气冲冲地奔往大门,但在这时,后面却响起父亲的声音。

“不用了。”

老琼思坐了下来,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约瑟是不会见你的,你去了也见不着他。”

“看来教会内部肯定出了什么事,难道那个议员和教会也有交情?”

老人摇摇头:“现在追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你们马上去准备,我们先离开,去白石营地。如果王凌君成功了当然最好,如果失败,我们有白石营地作为缓冲,不至于立刻面对那位议员的滔天怒火。”

“接下来我看能否请教会出面调停,大不了,再送那位议员一些产业!只要熬得过这一关,我们艾尔霍因还怕不能重新崛起?”

听着父亲的话,维克多三人皆脸色黯淡,其实他们都知道,如果此事成功还好,一旦失败,哪怕有白石营地作为缓冲,可失去三支‘龙

庚金几个迟早得富贵的八字

牙’编队,白石营地就像一头给拨掉了牙齿的老虎,只怕难以抵挡那位议员。

但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按照父亲说的去做,三兄弟连忙离开书房,各自准备去了。

老琼思双手捧脸,闭上眼睛:“如今,只能看王凌君了。”

.......

石菇林。

那在天阳准备击杀王凌君时,出现在千虹旁边的黑发男人,正是无火者穆雷。

对于他们这些‘灰烬审判所’出身的人,最先抛弃的就是原则,一切行为只为最终的目的而服务。

穆雷之所以挑千虹下手,为的就是解除王凌君的危险,为了接下来和他联手,杀尽石菇林内的人。

果然,他故意挑千虹出现在对方视野的时候出现,那个年轻议员立刻放弃了王凌君,一如之前他所观察后得到的结论,那个年轻议员很重视自己的手下。

但让他意外的是,他居然无法杀死千虹,而且那个年轻议员比他预料中更快出现,现在,面对天阳凌厉的一刀,穆雷的头发根根竖起,苍白的皮肤迅速变红,他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细缝,他的视野也发生了变化。

在他眼中,天阳的那道刀光光芒均匀,没有强弱之分,没有半分破绽,并且极具爆发力和破坏力。

穆雷再不犹豫,突然发出一声锐利的尖啸,他身周的阴影似乎有所扩展,使得周围的空间暗了下来。

这时天阳的刀光突然出现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如同裂痕遍布,下一刻,刀光破碎,失去控制的能量在四周掀起一个风暴。

风暴中,穆雷徐徐后退,步入阴影,掩去身形。

再出来时,出现在王凌君的身后,并淡淡道:“我们有同样的目标,你我不若联手一战?”

王凌君听得喜出望外,当即说道:“那自然最好!”

穆雷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说:“我来对付他的手下。”

王凌君心中暗骂了声,我都已经打了一场,各方面都有所损耗,应该由你来对付那个白毛小子才是。但碍于面子,他只好硬着头皮说:“这样最好,我早就想亲自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了!”

接着,他意气风发地长笑起来:“天阳议员,我劝你赶紧投降,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天阳微微眯眼,他的视线始终落在王凌君身后那道身影上,他大致猜得到,那个苍白的男人可能来自教会。

而且对方能够在自己的攻击下全身而退,恐怕也是一个天阶强者。

如此一来,现在场中就有两名天阶,情况对他来说,确实不利。

他看了霍曜一眼,这兵团长虽然还站着,可他气场已经不复之前强盛,再加上被王凌君所伤,估计就算还能动手,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

阿道夫情况好一些,但也有限,刚才那轮狂攻让他消耗过剧,这一时片刻是恢复不过来的。

王凌君见天阳迟迟末做回应,心中更是得意,一舒方才被对方压着打,围着殴的郁气,大喝一声:“年轻人,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扔掉武器,跪下投降的话,我可以不杀你。否则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