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数据

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刚刚还满眼哀求之

时间:2021-10-28 18:09

刚刚还满眼哀求之色的胡仙儿,瞬间转为狂喜。

我很清楚,这狂喜并非是因为我,而是她已经完全代入了那个自己用两千年时间都不曾醒来的梦中。

我也一直无法理解,到底是怎样的一份感情,竟能卑微到好似一个拥抱都成了恩赐,仅仅是一个笑容,便让对方有如地狱来到天堂,或许终我一生也不可能理解这样的感情,就像老白一直嘲笑我的——我终究是个感情木讷的

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

人。

咚!

最终,胡仙儿狠狠撞入了我怀中,并用尽全力的死死抱着我,仿佛只消她气力稍稍松动,我就会立刻随风而散似的。

我有些不太自在,身体紧绷着。

她却像是感受不到一样,头埋在我胸口处,不断深深呼吸着。

渐渐的,我胸口处有些温热,浑身湿漉漉的我自然感受不到什么湿润,但那一丝温热却告诉我,对方似乎正在流泪。

不知怎的,这一刻,我忽然放松了下来,犹豫了一下,轻轻抬起手臂揽住了对方!

轰!!

刹那之间,可怖的妖气冲天而起!

我见过妖,五大仙家都或多或少与之有过接触,可却从未见识过如此可怖的妖气,那妖气自是来自于胡仙儿身上,恍惚之间,对方身后似升腾起了几条尾巴的虚影,让我一度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只是那妖气却做不得假。

或许是胡仙儿潜意识的在控制着,这泼天的妖气虽然让我额头冷汗直流,但至少没有侵害到我,否则,人妖殊途,不加以控制的妖气足以瞬间让重伤!

那一场两千年未醒的梦,真的像是一条铁链,将胡仙儿捆绑的动弹不得,如今只是绷断了一小部分而已,竟有这样的表现。

忽的,胡仙儿抬起了头,笑中带泪:“那时,你说,可惜我不能化作人形,若我为人,必定艳冠天下,如能看我起舞,想必会是人生一大快事,仙儿现在已经化成人形了,这就为郎君起舞,怎么样?”

我抵着那妖气带来的压力,挤出笑容:“好啊,求之不得!”

胡仙儿徐徐后退,那衣袖轻轻一挥。

只见,四面八方里忽然钻出了许许多多的狐狸,这些狐狸可不是幻象,这……是守着圣武道场的胡家子弟呀!

它们并没有化成人形,只不过一个个却捧着乐器,鼓瑟吹笙,竟一点不比人间那些器乐大师差。

那乐声,正是胡仙儿此前一直在哼着的曲调。

乐声一起,胡仙儿随之起舞。

实话说,她的舞,并没有那么唯美。

葬妖冢时,稚娘魂飞魄散之际,光雨纷飞中,我曾见其生前之风华,那应该是我见过最会跳舞的一个女人,广袖飘飘,衣裾渺渺。

胡仙儿的舞姿和陶望卿是没得比的,只是,她的那份深情却让人动容,直把深情揉入舞中,这支舞好不好看似乎也不再重要。

我本不过就是个局外人,被其深情所感染,不知不觉间,竟已潸然泪下。

轰!!

那纠缠了她两千年的锁链在这一支舞中彻底崩溃瓦解,可怖的妖气冲天而起,这洞中竟无端端的生出了妖风,“呜啦啦”的呼啸着,有如厉鬼在耳畔哭泣,飞沙走石,本就混沌黑暗的洞窟瞬间什么都不可见了。

唯独那可怖的妖气所聚集的地方,妖气竟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狐狸虚影,那狐狸四爪按在地上,身后有九条尾巴乱舞,漠然的眼神盯着前方。

至于胡仙儿的身影,早已不见了。

“缘尽,缘散,情深,情断!旧情已去,妖王归来!”

茳姚的声音在我心头响起:“好一尊盖代妖王,她算是彻底破茧重生了,而今之道行,只怕比她的兄长还要高上三分!!”

很显然,胡仙儿正在进行某种蜕变,或者说已经完成了这种蜕变。

此刻这妖风,席卷四方,几乎是无差别的对待了。

那些刚刚还在鼓瑟吹笙的胡家子弟在妖风席卷之下,早已经乱成了一团,“吱吱吱”的叫着,乐器不知丢那里去了,纷纷抱头鼠窜,乌泱泱的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却没办法及时退出去了,因为这里就我一个是人,本质上不同,被这妖风席卷的眼看是站立都困难,早已唤醒地灵珠,灵气在体内游走,以此来庇护自己。

扑棱棱!

忽的,我腰间的风铃发出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响声。

肆虐的妖风毫无征兆的停下了,至于那可怖的狐狸虚影也瞬间消失了。

及至风平浪静,只余下了遍地的琴瑟笙箫,不过都已经在妖风中摧毁掉了,连个完整都保持不了!

至于胡仙儿,已然重新坐回了最初的那块巨石上,原本放在旁边的巨大木头盒子已经被她抱在了怀中,她低着头,盘起的头发早就炸开了,发丝散落,遮住的她的脸,看不到她的神情,也让我没办法判断她现在的状态,只是看着她纤长的手不停的抚摸着木头盒子,很仔细,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她不说话,吃不准状况的我就更不吭声了。

“原来,竟是这般滋味,真好,可惜,你终究是你,你不是他,一切……都不过是假的,我要等的那个人,早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千年前就不在了。”

胡仙儿垂着头,喃喃道:“小哥儿,你说,我们这些妖吸风饮露,历九九死劫,到底求的是什么道?难道只是这漫长的让人绝望的寿命吗?只是,活了数千年又如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是修行还是修行,这样的活,哪怕是活了上万年又如何?却不如林中的一朵夏花,花开花落不过一季而已,枯荣之间,早已体验了百态,若说看到的风景,只怕也不比我们差吧?”

我不是妖,仅存的二十年寿命还是借的老白的,不……现在连二十年都没了,哪有立场来点评她这话,这些话听在我耳朵里,就跟一个亿万富翁在抱怨钱太多没追求一样的,我就想说一具——你要嫌命长,分我点啊,我不嫌!!

胡仙儿也没打算真从我这里找答案,抚摸着怀中的木头盒子自顾自的说道:“这个物件……这就是他当年心心念念的物件啊,他说,这个东西丢了太久了,虽然家里人一刻不停在寻找,也确实找到了一些代替品,跟这东西很相似,可到底是差了好多,如今我倒是帮他实现了愿望了,他也看不到了,不如把这东西送给了你,谢谢你……”

说完,她把木头盒子放在了石头上,自己站起了身!

我知道她已经彻底恢复神智了,当即道:“对了,前辈……”

不等我问完话,尤其是问当初的天官到底是怎么战死的,她到底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胡仙儿就忽然化作一道妖风离开了,没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只余下那木头盒子还放在石头了。

犹豫了一下,我咬牙走了过去,“啪嗒”一下打开了木头盒子。

里面,一张弓胎静静的躺在盒子里。

而那弓胎上,则刻着两个小小的字,那两个字正是用祭文书写的——龙脊!!

……

(第二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从大掌柜的那里的接过手电筒后,一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心情稍稍平复,我便朝前方那一挂瀑布走去。

圣武道场,就在那瀑布之后。

绕过小小的水潭,靠近瀑布之时,便能看见一溜儿的青石突起于水面,好似一条幽深小路,这应是四大门的人刻意弄得,只不过不知多久没人来这里了,那些石头上覆盖着一层绿油油的水藻,踩上去湿湿滑滑,只待穿过这里后,瀑布飞流而下冲击起的水雾便拍打在我身上,不过片刻,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尽数湿透,紧紧的贴在皮肤上,而此时我已经可以看到圣武道场的入口了,那是一个藏在瀑布后面的山洞,洞口不算开口,正好可容人通过,打磨的相当圆润。

顺着洞口钻入,呈现在我眼前的便是一条蜿蜒的甬道,里面很湿润,有水腥气弥漫。

我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啪嗒”一下打开手电,这手电是老徐的,并非我们常用的那种强光手电,照明效果不太好,看不清远处的情况,不过周遭的情况我确实能瞧得出的,洞中的墙壁、地面等都有很明显的人工打磨痕迹,而且绝不是数千年前的痕迹,痕迹层次感很强烈,有新有旧,可见四大门对这里的修缮从未停止过,各个时代都在修缮,不然这地方恐怕早完蛋了,毕竟……圣武天官存在的年代太久远,根据我目前了解到的,他至少都是虞夏之前的人物,那些时代的遗迹保存到这个样子绝无仅有。

又前行一段,身后瀑布冲刷的水流声渐渐淡去,山洞中忽然安静了下来,静谧的环境里,我竟听到了一阵若有似无的哼唱声,倒是没有什么唱词儿,更像是一种无意间的轻哼而已,只是那调子却听着格外的熟悉,于是我下意识的又向前走了一段。

终于,我听清了那未知之人在哼什么了,那应是前几年很是流行过一段时间的一首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歌名儿似乎叫做《白狐》。

只是,洞中那人仅是随意的哼唱而已,却哼出了一种我从未听过的味道来。

孤独,悲凉,寂寞……

不知不觉将,我身上已经泛起了鸡皮疙瘩,只觉自己的心境都被那人的哼唱所影响,情绪也开始变得低沉……

须臾之后,我陡然惊醒过来,喃喃道:“胡仙儿?白狐么,呵……倒真是应景儿……”

沉默了片刻,我加快脚步循着声音前行,不多时,这条蜿蜒的甬道到头了,尽头正是一片极开阔的地方,因为环境的开阔,仿似连空气都一下子不那么拘束了。

这地方太大了,我手中这盏性能不算好的手电筒只能照亮小小的一片区域。

这其中,最为醒目的赫然正是一座巨大的雕像。

那雕像是石质的,不知存在多少年月了,极其高大,近乎与这地方齐高,是个拄剑而立的男人,头发披散,身上穿着破碎的战甲……

圣武天官!!

这应是圣武天官的雕像!!

与我家里的那尊圣武天官像不同,我家里的那尊圣武天官塑像一手持剑、一手持笏,不像文官,又不像武官,我师父说,那可能是这世上最后一尊圣武天官像,时隔几年,我竟见到了第

寺庙里面的菩萨其实就是鬼

二尊圣武天官像,只不过造型与我家那尊截然不同,是个彻头彻尾的武人模样,刻工古拙,但磨制精细,衣服上面已经出现了一些简单的纹饰,只是那纹饰却并非现在所熟悉的云纹、兽纹等,没有具体的形象化,但给人的直观感受很深邃,带着一丝神秘主义的色彩。

这是……夏朝时候的东西。

那时候就已经立下了这尊石像,更贴近于圣武天官所在的年代,我觉得……圣武天官的这个造型可能更贴合他本人形象一些。

石像之后,可见有黑影林立,应该还有东西,可惜距离有些远,我看不清了。

而石像面前,正有一个女子坐在一块石头上对着圣武天官的神像怔怔发呆,轻轻的哼唱着,她一身白衣,衣着并非是现代人的打扮,广袖飘飘,竟是魏晋时期的风格,在其身旁,放着一个巨大的木头盒子……

魏晋时期……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似乎与狐仙儿有纠葛的那位战死的天官,好像就是这个时期的人,具体年份当时老狐狸也没说清楚,但差不离就是这个时间段。

骨碌碌……

我触动了脚边的一块小石子儿,小石子儿顺着倾斜的地面向前滚去,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动。

女人这才回头。

这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面孔。

但不可否认,她真的很漂亮,冰肌玉骨,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说不出的勾人,此刻她望着我,眼中充斥着薄薄的水雾,更有一种我见犹怜之感。

只是,这样的女子,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子和那个浑身掉毛、散发着怪味恶臭的狐狸联系在一起,而且,她的身上没有一丁点我熟悉的气息。

难道……我猜错了?眼前这女子不是胡仙儿吗?

“郎君,你终于来了!”

我愣神之际,女人脸上已经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的,你们家的人,每一代人都会来这里祭拜先祖,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啦!”

此言一出,我心中疑云尽去!

这果然是胡仙儿!!

看她这样子,仍旧是疯癫的么?还是分不清我与那位战死的天官……

只是,外面那条大蛇描述的她闯入这里时的状态,好像是清醒的呀!

而且,当初在秽貊遗迹的时候,她就已经表现出了一些清醒的特质,和在妖墟见到她是是截然不同的,只不过有些矛盾,时而清醒,时而疯癫,难以分得清。

眼下……她这又是哪一出?

我吃不准,眼看她竟然起身,犹如分别良久、忽然见到情郎的少女一般,满脸欣喜的朝我扑来,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连退了好几步!

胡仙儿脚步一顿,毫无征兆的,两行清泪顺着洁白的脸颊滚落,她看向我时,那眼神里竟满是哀求之色,就像一个溺水濒死的人在看着岸上唯一一个有可能能救她的人一样。

“唉,放下红尘事得人间大道,好淬炼舍利子得正菩提,浑忘世间一切烦恼。风声,雨声,一世的相思;涅槃,顿悟,一世的禅锋。”

忽然间,茳姚的声音在我心头响起:“原来,她……早已醒了,只是,过去用情至深,以至于自己的情给自己编织了一张大网,将自己困得动弹不得,过去如梦魇一般纠缠着她,让她分不清现实与过去,她活的太苦了,想超脱,却不得解脱,于是乎,只想圆了那过去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哪怕是假的,也算是一种对过去的告别,至少让她有睁开眼睛看看未来的勇气。”

沉默了一下,茳姚轻声说道:“惊蛰,你的祖先就是她那个醒不了的梦,你是唯一一个能帮她再编织一场似曾相识的梦境的人,你……帮帮她吧,她也是个可怜人!”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真正称呼我的名字。

我抬头迎上了胡仙儿那近乎哀求的眼神,不知怎的,心中忽的一酸。

她这一场梦真的太久了,一梦便是……千年啊!!

短暂的犹豫后,我终是徐徐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

(第一更,这章写太久了,晚了点,不好意思,这就去写第二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