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数据

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李轩侧目回头看着

时间:2021-10-28 19:55

李轩侧目回头,看着脸覆玻璃面罩,一副后世工装打扮的冷雨柔,然后笑道:“我也很奇怪,我娘她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你几天都不敢回家?她还跟我念叨你呢,说你把工坊的门关着,她都进不来。”

冷雨柔的脸色顿时就有些异样,心想她还能为什么?

刘氏一天到晚都在旁敲侧击,让她多考虑一下自己,有什么喜欢的人就要付诸行动,不要等到未来后悔;还有神器盟与孔雀山庄,也需要个继承事业的男丁云云——这任是谁都受不了。

冷雨柔不敢顶撞,所以只能尽量避战。

不过她没打算对李轩解释,冷雨柔双手抱着胸,以清冷的目光看着李轩:“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又要我做什么?如果是为火器,我们神器盟最近打造的三千杆火枪,二十门火炮,已经交货给兵部了。没必要特意来一趟。”

李轩却抬眼看着前方的铸币机:“这东西什么时候造出来的,怎么不与我说?”

“是半个月前的事情。”冷雨柔摇着头:“铸币冲压机其实很简单,比之机关傀儡根本不值一提,我随手就能做出来。

问题是提炼铝粉,然后熔炼合金的成本,还没法降低到你说的那个数字,我正在改进。不过你说的纺纱机与轧棉机,都已经做出来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推出去?”

轧棉机是用来去除棉籽的,棉花在南北朝时期传入中国,之所以很长时间没得到利用,就是棉籽的问题,人工去除棉籽是很麻烦的。

李轩的瞳孔微亮,他对这两件东西的看重,更在铸币机之上。

可他随后微微摇头:“还不到时候,不过你们神器盟倒是可以在各地商家先预定一批棉花。棉花一般是四到五月播种,现在正是时候。”

冷雨柔就瘪了瘪唇,不太情愿。

她知道这棉花以后一定会很赚钱,可她暂时无意让神器盟拓展业务。

神器盟现在光是新建的铁厂与枪炮厂,就缺好几千个技师工匠,哪里有精力顾及其它?

更不用说,这会占据他们神器盟的大笔资金。

李轩对她的想法洞若观火,他斜眼看了过去:“朝廷今年就会收服辽东,移民开拓屯垦,需要棉衣棉袄至少六百万件,加上整个北方,棉衣卖两千万件轻轻松松。

还有边军,我正在推动兵部,让所有卫所军更换棉甲。你现在花点钱收了棉花,等到几个月后你把这些订单卖出去,就是几倍的收获。”

在符文燧发火枪出现之后,传统的重型铠甲已经不堪一击,反倒是内衬铁片,外以铜钉固定的棉甲更加的实用。不但防护力更强,更加轻便,也更省钱。

这桩生意,他也让诚意伯府在做。诚意伯府资金不足,只能拿出五十多万两纹银。

不过他身边的几个富婆,比如罗烟,比如薛云柔,都很是意动,她们手里都有大笔的资金。

这放在现代,算是内幕交易了,是犯法的,可在这个时代,没那么多讲究。

他也必须通过神器盟的订单调控,大幅提升今年棉花的产量。

否则真等到他们要用的时候,反倒没太多棉花可用,被那些商人抬价盘剥。

冷雨柔果然眼神一亮,脸上现出了笑容:“这还差不多。”

李轩随后又拿出了一卷图纸,递给了冷雨柔:“这次来是请雨柔你帮我打造一具法身傀儡,这是图纸,你看看能不能制作。”

冷雨柔接过手之后看了一阵,然后就眼神怪异的看了看李轩:“少爷你这人,怕不是色鬼投胎?罗烟她们,还有那些龙蛇麒麟,都已经没法满足你了?”

李轩有些发懵:“你在说什么鬼?”

他一把将冷雨柔手里的图纸抢过来,然后眼神一愣。

图纸上是一位五官绝美,娇艳欲滴,娇躯玲珑有致,人间尤物般的LUO女。

这应该是绿绮罗为自己这具法身傀儡设计的形象,连面部的宽度,长度,鼻子的高度,眼睛的长度,腰围等等,都标记的清清楚楚。

——就是没穿衣服。

李轩之前没看过这图纸,此前绿绮罗以木系术法召来无数的树皮树叶,挥手之间成就。

李轩知道绿绮罗需要的法身傀儡,肯定有特殊需求,否则没必要求助冷雨柔与薛少天师。

只因绿绮罗自己,就掌握了许多分身化体之术。

李轩却对此不感兴趣,他暂时没时间钻研符文与机关之道。

“不准看!”绿绮罗的声音,有点姗姗来迟的在李轩耳旁响起,她周身绿色的气雾一卷,就让那图纸上蒙上了一层薄雾,隔绝开李轩的视线。

她是鬼魂之躯,脸上倒是没有太多异常之色,可语声却很不自然:“君子非礼勿视,李轩你是理学护法,当世大儒,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李轩倒不至于对一个法身傀儡感性趣,他只是斜眼打量着只有一百二十厘米高,身材扁平,一副萝莉形象的绿绮罗,然后哂笑:“我算是明白了,果然人越缺什么,就越想要什么。”

绿绮罗柳眉微挑,然后她那绿宝石般的眼眸中,就有一丝杀气凝聚。

她想这个家伙,怕是在寻死!

一瞬之后,青色的雷霆就蓦然在李轩体内爆发。

李轩猝不及防,被电得浑身微颤,头冒青烟。

绿绮罗这次是痛下狠手,让他浑身上下,如受万蚁噬身之痛。

“你在做什么?”冷雨柔狐疑的看着他,扫望着李轩上下:“怎么还自己电自己?”

李轩好不容易熬过电击,然后一声强笑:“我在以雷法炼体呢,刚才稍稍失控了。对了,这法身傀儡你能不能造?实在不行,傀儡的性能可以降,法阵的密度也可简省,外形却必须精致,要求是仿佛活人,越像越好。”

他见冷雨柔向他投以怀疑与鄙薄的视线,就又无奈解释:“你究竟把你家少爷看成是什么人了?毫无节操的色中恶鬼吗?这傀儡也不是我的,是受朋友之托。”

冷雨柔这才收起了异色,她陷入了凝思:“我还是有点兴趣的,这副图纸涉及到了一些上古时代的机关秘术,有研究的价值。不过打造它的很贵,光是收购材料,就至少得八百万两纹银,造价几乎等同于一件仙宝。你确定这要打造这东西?”

李轩的脸色顿时一僵,心想这真是要命——

※※※※

李轩还是狠下心,给绿绮罗下了订单。

绿绮罗给他的‘七窍玲珑炉’价值无量,几乎等同神宝,李轩不能连八百万两纹银都舍不得。

且绿绮罗有了法身傀儡之后,最大受益人是他。

主要是他现在手里还有钱,至少是账面上有钱。

之前承德之战,李轩就从前元天师张观澜那里,得手了大批财货。

此人昔日卸任天师时,将天师府几百年的积蓄全都卷走,所有富得流油。

而张神业与薛云柔父女复仇之后,不好意思独吞张观澜身边的那些遗物,分了一半给李轩。

一共是一件残损的仙宝,还有各种奇珍异宝,法器丹药,价值上千万两。

然后在潮白河之战,中流居士将白虎宫主与紫薇宫主的两件伪神宝借花献佛,转送给了李轩

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

一件是拥有极天之法‘镇魂’的‘镇魂印’,一件是拥有极天之法‘衰弱’的‘八面神衰剑’。

这两件都是价值连城之器,已经无法用银钱衡量。

即便去除那极天之法,这也都是极品的仙器,威力浩大。

可正因这两件东西都太过珍贵,李轩暂时没为它们寻到主人。

他身边的几个女孩,要么是本身用不上,要么就是认为受之有愧,不愿意拿。

李轩的想法是以物易物的交换,换一些她们用得上的东西,不过他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交易对象。

到了伪神宝这个层级,想要将之脱手很困难,何况是寻价值相当之物交易?只能慢慢来了。

此外白虎宫主与紫薇宫主随身携带的各种丹药奇珍也不在少数,价值大概在三百万左右。

然后是不久前的宣府之战,他也从脱脱不花那里得手了两百万两纹银,还有两件仙器。

这两件仙器都与龙气有关,虞红裳已经决定将之收购,储藏于太庙当中。

朝廷不会容许这种融有龙气的器物流散于外,以免它们被包藏祸心的枭雄豪杰所得,滋生祸患。

问题是朝廷上下虽然喊着想买,可户部与内库都拿不出一分钱。

李轩现在只能指望自己的政务改革,能为朝廷多收一些税银,然后补上自己的欠账。

总而言之,李轩现在手中虽然没多少现银,可从账面来说,却是身家不菲。

冷雨柔也知道他的情况,同意了他的赊账。

绿绮罗却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出来就含着歉意道:“放心,我会想办法把这笔钱补给你的。”

李轩闻言一乐:“钱就算了,你给我的先天葫芦藤与九天息壤,哪一样不是绝顶奇珍。不过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一门分身化体之术。你——”

他正说到这里,忽然神色一动,看向了天空。

只见云空上一团红光,如陨石一样往这边轰然坠落。

京城的五龙九鼎混元大阵自发响应,却没挡住这红光。李轩等到那红光落到近前,才发现里面是一个双眼紧闭,陷入晕迷状态的宫装女子。

李轩却心想这算什么?天降美人?

他身体的反应更快一线,已经自发闪身而起,开始以法力托举,化解那女子的坠落之势。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绿绮罗对于打造法身傀儡一事虽然很迫切,却也不急于一时。

李轩还是按部就班的去了五军都督府,处理了一些第二元神没法处理的紧急军务。然后又入了宫,去太和门参与朝议。

今日议的政事,大多还是与西安、襄阳的战事有关。

自李轩歼灭鞑靼部数十万骑军,生擒脱脱不花之后,平复沂王与襄王世子的叛乱,就已经成为朝中的头等大事。

此时整个京城内外,都笼罩着一股浓郁的战争氛围,肃杀之气溢满朝堂。

五军都督府在紧锣密鼓的往两个方向调集兵马,户部与兵部也在倾其所能的往河南调集粮草,药材与各种军械。朝廷与地方的羽檄信使,不绝于道。

甚至就连李轩麾下的四万神机营将士,也在太原方向的京营兵马回京后被调往了河南。

两日前虞红裳更下达了旨意,命汾阳郡王李轩配‘柱国大将军’印,负责总掌襄阳与西安方向的战事。

所有人都意识到一场规模宏大的平叛之战即将临近,汾阳郡王李轩出京之刻,就是西安战事开启之时。

在朝议结束之后,李轩才策骑赶往冷雨柔的工坊。

当他走到自家那条‘汾阳胡同’的胡同口,就眼眸微亮。望见江含韵正骑着一匹地行龙,正从对面走过来。

两人遥空对视了一眼,江含韵就通红着脸,‘呼啦’一声调转地行龙的龙头,一人一龙像是光一样往另一方向跑。

“诶?你别走啊,含韵?韵儿?”

李轩连忙高声大喊:“自从我们俩定了亲,韵儿你都已经躲了我十几天了,你这要躲到什么时候?难道躲到我们成亲的时候?停!停!STOP!韵儿我们得好好谈一谈。”

可江含韵的坐骑却跑得更快了,一溜烟就到了胡同口。

李轩见状冷笑,心想江含韵真是太天真!

在遁法上,他虽然被同样掌握冰雷合一与雷遁的江含韵落下半个身位,可今日不巧,他还骑着玉麒麟呢!

你江含韵再快,快得过光么?即便能快得过光,又能否超越岁月与时序?

李轩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得意的策动着缰绳,结果正高速奔行的玉麒麟却忽然止步,来了一个急刹车。

李轩猝不及防,差点就从马背上被掀飞出去。

就是这片刻的耽搁,江含韵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李轩不禁气结,他狠狠的看着身下的玉麒麟:“你这孽畜,关键的时候怎么总不顶用!我白给你吃了那么多的北海冰鱼。”

可他这一句,似乎是将玉麒麟给惹恼了,玉麒麟的周身都开始燃烧着圣白光焰。

李轩无奈,只能从它的背上跃了下来。然后就眼看着这头玉麒麟神色悠然的晃荡着尾巴,走入到旁边的汾阳王府内。

不过与李轩想象的不同,当梦清梵迈步走入王府,脱离开李轩的视线之后,并没任何得意悠然之态,反倒是略显萎靡。

当她走入到李轩为她打造的,那仿佛小型宫殿一样的豪华马厩时,却见她的师兄东方良正手抱着一把剑,立在了门口之外。

梦清梵斜眼看了看他,就视如无睹,不做理会的迈步走入马厩之内。

不过东方良却不打算放过梦清梵,当她从旁经过时,东方良语声冷冷的开口:“师妹,你这‘玉麒麟’当上瘾了是吗?堂堂的‘岁月神枪’梦清梵,就这么心甘情愿的当别人的坐骑?”

梦清梵当即回头,以冷冽如冰,略含杀气的目光,看着东方良。

她这师兄,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家伙以为她想这样吗?

文山印让她无法远离李轩,也无法抗拒李轩。

可如果直接暴露身份,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东方良斜着眼,神色诚挚的看着她:“师妹你这样没用,哪怕你给李轩当十年,当二十年的坐骑,他也不会把你当成女人看待。

那位汾阳郡王的心,绝不会分给你一分半点。你不能这样下去了师妹,你有什么痛可以与我说,有什么想法,我可以帮你。”

东方良感觉自己心里,像是插了一把刀。

他想再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事了,将自己心爱的人,推向仇人的怀抱。

可东方良认为自己这个时候,是该放手了。

自己的师妹宁愿当一只坐骑,也要呆在李轩的身边,可见她对李轩的爱是何等深切。

东方良实在不忍见自己的师妹爱得如此卑微。

梦清梵的目光微微一暖,然后就把头往豪华马厩里面晃了晃。

东方良见状微喜,他想师妹这个动作,莫非是让他跟随进去,入内详谈?

可就在他准备迈步跟入进去的时候,就见一对流光一样的马蹄从内轰飞而出。

“师妹?”

东方良骇然变色,他来不及做任何动作,就被这马蹄轰砸在胸膛上,然后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样被轰飞向远方。

踢飞了东方良,梦清梵先是一声轻哼,然后她又神色恹恹的走到了自己铺满了‘黄金草’的床榻上趴了下来。

这些黄金草是一种独特的植物,不但形状像是黄金炼造,价值也堪比黄金。

梦清梵趴在上面,感觉柔柔的,暖暖的,气味香香的,又很有弹力,舒适极了。

可此时她却眉心紧蹙,眼现凝思之色。

东方良的话虽然刺耳,可还是有道理的。

虽然李轩对她这个坐骑,还是很用心的讨好,可‘坐骑’终究是‘坐骑’。

梦清梵心想这情况必须改变了,自己不能再鸵鸟下去。

自己必须想办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脱身——

※※※※

此时在汾阳王府的对面,李轩正背负着手看着眼前一个黑乎乎的机器。

这是一个‘铸币冲压机’,专门冲压硬币的。

此时正有一个个银白色的硬币被压印完毕,落到了旁边的箩筐里面。

李轩抬手一招,将之招入到手中。

这硬币基本是铜钱的样式,正面是‘景泰通宝’的字样,背面则是‘一分’的隶体文字。

不但字体清晰,还有水稻与小麦形状的花纹。

中间是一个方孔,边上则有着整齐齿轮,入手感觉的非常轻。

绿绮罗见状,不由好奇的问:“此钱色泽银白,质地却轻便坚硬,不像是白银,究竟是何物制作?”

“是铝,铝做的钱。”李轩一边解释着,一边仔细观摩着这钱的细节。

怎么说呢?冷雨柔在艺术上还是缺乏天赋。不过这是试做版,无伤大雅。

绿绮罗则是眼现狐疑之色:“铝?可铝质柔软,这是混合了其它的金属?还有,你这是要用铝制作钱币?这不太合适吧?铝粉昂贵,价比黄金。”

“是混入了半成的铜。”

李轩微微颔首,他让冷雨柔选择的合金配方,就与现代中国的一分配方差不多。

“目前的铝粉确实昂贵,不过我该怎么说呢?绿前辈应该清楚吧?这天地之间,至少百分之八的成分都是铝,它之所以昂贵,其实是因提炼之法的关系。正常的金属冶炼之法,很难提炼出铝。”

在他那个时代,在查尔斯·马丁·霍尔发明‘电解提炼法’之前,铝粉也是昂贵的不可思议。

不过只需知道电解法的原理,提炼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电解法需要消耗大量的电力,可他们也有足够的电力可用。这个世界的‘

狗狗的蝴蝶结卡在里面好痛

雷霆法阵’既然连电磁炮都能驱动,用来炼铝自然绰绰有余。

绿绮罗就若有所思:“你是想要用这种铝钱取代铜钱?可有何必要?”

李轩闻言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他想作用大着呢,这可是他日后施政的根基之一。

明朝万历年间,张居正为何要施行一条鞭法?是因大明各种繁琐的税务太多了,土地税、人口税、劳役、摊派等等。

而明太祖考虑到民间缺乏足够的铜钱,就允许百姓用各自的实物代替,什么粮食啊,布匹啊,丝绸啊,茶叶啊,木材啊,芦荟啊,甚至鸡蛋都行。

这就给了官吏上下其手的机会,大明的税收总量也始终上不去。还有人隐瞒土地人口,让大明的税收江河日下。

于是张居正将所有的税种全都捏合在一起,规定了每一户的人丁与田产该交多少银钱,且不再征收实物,这就是‘一条鞭法’。

这确实改善了大明的税收,却也使百姓承受了更大程度的剥削。

明太祖还是有远见的,一条鞭法施行之后,百姓们不得不用各种实物从商人那里换钱交税,而商人则借此机会压价,甚至是抬升白银的价格,使许多地方民不聊生。

这甚至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大明的灭亡,只因官府收税容易,加税也变得更容易了。

而这些弊端,说到底都是‘钱荒’二字。

大明的铜价昂贵,许多人都私自将铜钱熔铸;国土内也几乎没有多少白银,几乎全靠海外输入。

可富商与地主豪强们,还喜欢将大量的银两黄金埋入地下,使得市面上缺乏银钱流通。

大明的这一情弊,在大晋也有,甚至更加严重。

李轩心想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重蹈张居正的覆辙,他准备直接从源头着手。

大晋缺少铜矿,可铝却是应有尽有。

且铜的价值不菲,用处也很多。比如铸炮,随随便便就要上万斤的铜,还比铁炮更轻便。又比如铜器,各种场合使用的正规礼器,都是用青铜制作。

朝廷从民间回收铜钱,这可是很划算的生意。

如果再黑心一点,未来将铜钱铸成‘一角’,‘二角’的币值发回市面,那就是十倍二十倍的差价。

李轩正这么想着,就见旁边的一扇铁门打开,冷雨柔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见李轩,不由微觉意外:“真难得,少爷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自从夺宫之变后,李轩已经大半个月没踏入她的工坊了。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