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数据

自罚最痛的方法

时间:2021-10-28 19:56

危险降临在陈北玄身上。

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被那万鲤无疆给轰的遍体鳞伤,且伤势严重的他,都没能稳住身形,就面对这霸道无比的一拳。

身为大禁忌,他的反应,决断,选择出手方式,都是非常精妙的,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举动,两只手转动变换,捏出一个奇特的手印,形成一片牡丹花怒放的禁忌仙光,上面流转着浓烈的道意,形成强大的防御。

轰!

张扬这一拳霸道,重重的轰在上面。

这如牡丹花怒放的守护力量有微沉,似是要消化这股力量,奈何宇宙合一杀的冲击力太可怕,根本无法消化,以至于牡丹花怒放的力量当场崩散。

砰!

这一拳也就凶狠的轰击在陈北玄的双手之上。

伴随着骨裂声,血雨飘洒中,陈北玄身体下沉,后背撞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坑,人却向后滑出去,留下一条沟壑。

要知道,这可是常年被赵如意的大禁忌仙光淬炼的,如今又有赵如意动用涅王宫亲自守护的,其防御力之可怕,绝对是老牌大禁忌巅峰的实力,那是无与伦比的可怕,他们大战这般久,还是第一次对这里造成破坏,由此可知,张扬这一拳带给陈北玄的伤害是多么强大的,否则力量不可能透过陈北玄的身体,轰打在地上。

一击得手,是真正的让张扬全面抢占上风,并且拥有猎杀陈北玄的可能了。

他不等落地,就再度飞了起来,向陈北玄杀去。

撞击大地的陈北玄,很痛,痛的不止是身体,还有内心,精神层面的。

作为老牌大禁忌,他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公平交锋,他居然被打败,乃至有被打杀的可能,重创至此,是丢人的。

“吼!!!”

陈北玄狂吼,双手猛地拍击地面。

一股凛冽的禁忌仙光骤然从地下爆射出来,并且形成旋转如刀的形态,一下子就将方圆十米范围内笼罩,而张扬也恰恰杀入这里面的。

一入其中,一股无形的大禁忌之力镇压下来。

冥冥中,仿佛这里成为独立的仙界,而陈北玄就是那仙界之主,直接向他压迫过来,影响他的力量。

陈北玄厉吼道:“乾坤倒转,万物颠倒,死生反复,九天挪移!”

他体内有破碎声,像是某种特殊的宝物在发挥作用。

他的眉心位置,也有一点仙光绽放。

嗡!

十米范围内的地方立时变得缥缈,还有失重感。

一声惊叫从外面传来。

“陈北玄要跑!”

“留下来!”

这是赵如意的怒吼声。

跟着是一阵暴动。

却没有对他们造成太多的影响。

张扬就知道,陈北玄必然是动用了某种非常非常高端的宝物破灭为代价,才达到的这个结果。

而赵如意的吼叫,也让他明白,陈北玄的目的。

张扬被压制,被影响,不代表着他不能做什么。

双手并拢,如佛手,猛地向前方斩去。

这是他十九条宙级天道全力支持下的一击。

斩道式!

此仙技,最妙的地方是针对的道。

这种挪移,力量只是辅助,根基还是道,而且是非常的道,因为要走,目标至

自罚最痛的方法

少也是离开仙道天的,所以他就以斩道式应对,破坏这里的道。

一击之下,这里登时出现剧烈的晃动。

道被影响。

那股子可怕的压迫力也随之松散。

张扬如电般射出去,向陈北玄扑杀过去。

催动某种密不告人的高端宝物,而且是以毁灭为代价的发动如此力量,也意味着损耗。

本身陈北玄状况糟糕,这样,只会更遭。

是以,他出手,更猛,更霸道。

陈北玄两眼凶光闪烁,他也发狂了,这时候了,他也顾不得许多。

他猛吸一口气,这四周旋转的禁忌仙光骤然被他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吸收进去,反而让他的力量膨胀,他也凶狠的怒吼着,重重的一拳打出去。

砰!

双拳碰撞点,光芒耀眼。

两人同时向后倒退。

他们踩落在实地上面。

张扬甩甩右手,太疼了,他冷冷的道:“借助外力,强提实力,你能坚持多久。”

陈北玄右手张开,再握紧成拳头,狞声道:“这里不是天意仙界了,没有赵如意的威胁,我可以尽情的施展,打死你!”

他主动出击。

张扬冷笑道:“谁打死谁,还不一定呢!”

他也凶悍的出击。

两人是在杀伐,却也在关注周遭的情况,入目是一个破碎不堪的古城。

几乎都没有古城的样子了。

太破了,太古老了。

可是,两人冲向对方的那一刻,却发现这里不对劲儿,竟然有无形的道之力量从地下冒出来,仿佛小火苗焚烧一根细绳般的感觉,在影响他们的道,让两人的动作同时一顿,力量都松懈下来,全力的催动自己的道。

陈北玄见多识广,扫了一眼,面色大变,脱口道:“葬仙古城!这是仙道天第一宇宙内的第一禁地!”

“该死!我竟然没能脱离仙道天!”

他气的火冒三丈。

张扬对于仙道天的认识非常有限。

听陈北玄如此说,便知道,他们脱离仙道天中心的零号宇宙,来到了第一宇宙,还是这个宇宙的第一号的禁地。

只是听名字,似乎是非常危险的地方。

同为葬仙来称呼,仙道宇宙的葬仙威胁到的顶多是大仙命级别的,而在仙道天,绝对是可以威胁大禁忌的,属于唯有至高可以藐视的危险禁地。

所以陈北玄也忌惮了。

张扬同样如此,因为他感觉自己受到的影响要比陈北玄大的多。

这时候,宙级天道的数量反而意义不大,关键是对宙级天道的参悟深度厚度才行。

足够的强大,则可镇压那令人烦躁的影响。

不够强,只是数量,就压不住了。

故而,仅仅是短暂的失神后,陈北玄就注意到这一点了,他狞笑道:“张扬,你完了!”

他的宙级天道压制着那份影响,再次主动出击。

呼!

本身吸纳禁忌仙光带来的强行提升实力,就让他处于一个暂时的巅峰状态,出手当然霸道绝伦。

张扬就比较被动了,十九条宙级天道不得不被他动用六条来压制此地对他道的影响,也就是说只有十三条宙级天道加持的力量来对抗。

砰砰砰……

陈北玄哪里会错过这种机会,重拳连环出击。

结果就是张扬被轰的不断后退。

陈北玄兴奋了,狂笑起来,出手更猛烈。

张扬很冷静的应对,哪怕是扛不住的倒退,被震的气血翻涌,五脏翻滚,也咬着牙,愣是没吐血,他也有机会,就是支撑到陈北玄这股子外力的耗尽,到时候陈北玄势必会非常的糟糕,远超过之前糟糕的程度。

他在等,在忍,在耗,同时也在熟悉葬仙古城的情况,催动另外六条宙级天道渗透脚下的地面,尝试着兼容这里的,解除自身受到的巨大影响。

当他被陈北玄连续轰退上百步,那左脚向后落下的瞬间,六条全速运转的宙级天道兼容此地的感触,立时让他察觉到一个微妙的点。

张扬毫不犹豫的将另外十三条宙级天道倾斜下去。

下一刻,葬仙古城内暴动的道骤然暴动,凝练成道火,席卷两人。

张扬有所准备,悄然一闪避让过去。

陈北玄脸色骤变,怒道:“你敢乱了这里的道!”

“不乱,岂非便宜了你,乱了,我们才公平!”张扬双手一抬,猛地下压。

光明乱道咒!

他不止是要乱,还要乱上加乱。

喜欢诸天第一仙请大家收藏:

消耗!

这就是张扬的策略。

既然已经占据上风,并且让陈北玄陷入被动中,他当然要抓住机会,全力的打击陈北玄,只要让他损耗到一定程度,那么自己就可以有杀他的机会。

张扬看到了。

陈北玄也明白。

观战的人都懂得,大家最差都是仙皇,哪里连这点细节看不出来的,这也让赵如意紧绷的心弦稍微松弛了一下,她低语道:“张扬已经赢了。”

赢,是胜负之分,这很分明的。

但是,赢不意味着杀死对方。

事实上大禁忌层次,胜负好分,生死难分。

大禁忌的活命手段太多太多,生命力太过于顽强了,除非是张扬具备绝对的巨大优势战力,方可能轻松的击杀大禁忌,否则绝无可能的。

可,这种结果,已经让赵如意激动不已了。

“仙皇,区区仙皇,居然正面硬桥硬马的硬扛老牌大禁忌,而获胜!”

“张扬啊张扬,我真的是严重严重的低估你了。”

“仙道宇宙真的为我们仙道天打造出来一个要重登巅峰的存在吗。”

“未来,若为完美大禁忌,结合仙道天大道,将可抗衡至高,可让我们仙道天真正的在诸天中再有一席之地。”

赵如意很是激动。

赵擎天,赵先天等仙皇们早就欢呼起来了,他们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

只有猎龙师,握紧拳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期待着,也是等待着张扬和陈北玄分出生死,他要看着一场在诸天从未有过的神迹的诞生。

当然,他也是在关注两人厮杀中道的演绎,他在努力的品味,继而推演自己的道。

厮杀的双方可以说进入了第二场。

第一场,势均力敌。

第二场

自罚最痛的方法

,就是胜负已分。

第三场,则是见生死的时候。

本就势均力敌的两人,这一场大战分成上中下三个半场,可谓是打的艰苦,艰难,是对意志力的考验。

别看陈北玄被打的不断后退,开始呈现出痛苦模样儿,其实张扬也好不了多少。

他也有消耗,他也有痛苦。

双手,双臂被震荡的酸麻疼痛,五脏六腑也被震荡的翻滚痛苦,并不是毫无异样的。

两人都是痛苦,只是一个轻,一个要重的多一些。

终于,陈北玄被打的后退之际,也承受不住那股子的力量的冲撞,嘴角流血了。

这也意味着陈北玄的状况更糟糕,更严重了。

要知道,他可是禁忌仙体!

这一体质,从内到外,哪怕是头发丝,都是坚韧无比的,都超越仙皇仙器的锋芒的。

吐血,意味着内伤的严重。

也意味着禁忌仙体终于在张扬面前出现了破绽。

咻!

流血的陈北玄后退之际,猛地抬头,仙眸内射出两道如剑的仙光,直奔张扬的腹部,这是逆袭。

张扬哼了声,一个旋转,他也罕见的选择不是硬碰硬。

可是,这一转,却满含着玄机的。

大禁忌仙技,水过无痕!

一转消失,跟着就再度出现在陈北玄的左侧,胸对着陈北玄的左肩,人仍旧是转动着,右拳却狠狠的向陈北玄的后脑勺打去。

陈北玄抬手左臂封挡。

砰!

张扬的左腿膝盖则向陈北玄的胸膛顶过去。

陈北玄右手向下一拳轰击。

砰!

又给封住了。

只是,张扬都是竭尽全力的一击,却也震荡的陈北玄双臂酸痛,胸膛再度遭遇震荡,使得陈北玄痛苦的又要吐血。

也是在这瞬息,张扬再度发力。

这就是他占据上风的优势,力量运转相比较陈北玄要自如的多,更快的多。

不同的是,他使用了仙技。

灭神术!

这么一路打下来,张扬哪里还察觉不到对方禁忌元神的状况不太对劲儿。

直接一个针对禁忌元神的杀伐过去。

陈北玄毕竟是老牌大禁忌,反应也迅疾,本能的怒吼一声,声音如剑的反杀。

轰!

无形的力量对撞。

那如剑的声音轰然猛颤,碎裂。

那无形的灭神术力量也随之消融。

可是两者产生的力量对轰也反击到他们两人身上。

嗒!嗒!

张扬被真的后退两步,归真仙皇体有痛苦。

呼!

陈北玄直接离地而起,向后飞出去五米多远,他的身体巨颤痛苦不说,禁忌仙宫内的禁忌元神也痛苦嘶吼,终究是灭神术占据一点上风,伤及了禁忌元神。

这就是张扬获得的优势。

这个优势是一点点累加起来的。

当累加到现在这般地步,也就意味着陈北玄的伤势全面的扩大化了。

比如现在,张扬后退之后,马上再度出手。

万鲤无疆!

他右手食指隔空一点。

那刚稳住身形,身痛元神痛的陈北玄就看到无数的锦鲤飞出来,每一条锦鲤都孕育着杀伐的道和力量,呼啸着如同一支支能够爆炸的箭矢,向他狂轰乱炸。

咻咻咻……

那密集的呼啸声,震的双耳嗡鸣作响。

那可怕的道之力量充斥着杀伐之意。

单纯一两个,威力平平,问题是足有十万之多。

这就形成了绝杀。

这一幕也让赵如意看的热血澎湃,低吼道:“第三场开始了。”

猎龙师道:“要分生死了吗!”

赵擎天道:“这么快的吗,我记得大禁忌厮杀,往往杀个十年八年,甚至上百年的都有吧。”

赵先天道:“是啊,是啊,这次怎么回事。”

仙皇们都费解,看着下方大战,聆听着赵如意的解释。

赵如意道:“这要怪陈北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重视张扬,就是被自己的情绪影响,一门心思的想要正面轰杀张扬,以至于落入纯粹的力量对抗中,结果他没耗死张扬,反过来被张扬消耗的实力大跌,给张扬创造了杀他的机会。”

“记住,与人战,千万不要被情绪控制理智。”

“无论你们如何的情绪狂涨,令战力大增,都要内心冷静,灵台保持一丝清明,否则往往会陷入危险中。”

诸多仙皇点头。

这种简单的道理,却往往是人无法秉承坚持的。

轰轰轰……

下方轰鸣之密集,让人听的都心颤。

万鲤无疆的十万条锦鲤,密集如暴雨的狂轰,可想而知的可怕。

张扬这一击,在他损耗也严重的情况下,也是感到疲惫。

而被这一阵狂轰乱炸的陈北玄更是狼狈。

他咬牙狂吼,重拳轰击后;又于眉心绽放仙光守护,被攻克后;双手掐印法,形成一个巨大的宝瓶守护自身,再度被攻克后;右手剑指竖在胸前,口中一息而成一段咒语,四周五米内的空间整体沦陷,却又被攻克;他双手再度捏出手印向前推出,前方出现一个厚实无比的足有半米厚实的宛如盾牌的光罩,守护着他,迎击那像是连绵不绝的锦鲤轰击,结果还是被轰爆,以至于他本人终究没能完成第五次的防御,被剩余的三百多锦鲤给轰的惨叫着,翻飞出去。

终究是禁忌仙体,那抵抗力是可怕的。

被如此轰击,也只是血肉模糊,双臂双腿保护要害的封挡处出现骨裂,甚至白色骨叉子的状况。

他本人被轰的尚在空中的时候,张扬到了。

宇宙合一杀!

整个人都如同化作一记重拳,凌空下杀。

喜欢诸天第一仙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