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网络

找东西最灵验的方法 此时此刻不少无意

时间:2021-10-28 19:19

此时此刻。

不少无意看过来的人微微一愣,然后,待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思维都几乎一滞。

幻觉吗?

不!

鲜血。

匕首。

都做不得假。

特别是首领太监还保持着姿势,只要不瞎,都能看到那把寒光凛凛的凶器,以及地上滴落的鲜红血液。

真的!

嘶~

为何?首领太监为何杀十皇子,这......

一时间。

看到的人脑子想了太多,答案呼之欲出。

---藩王授意!

没错。

首领太监是藩王的人,其任何行动都是代表藩王,而藩王的利益和皇子们是相悖的,所以杀了十皇子。

一切都合情合理。

天哪!

太凶残了一点吧,这可是登基大宴,藩王竟然猖狂至此。

“啊!”

当一声尖叫从舞女口中发出,打破了大殿内的氛围。

很多人微微皱眉,估计是跳舞出错,哼,扰了大家雅兴,等会就送给侍卫们。

“叫唤什么?”

“嗯?”

“。。。”

待顺着舞女目光看向高台时。

一个个的都不好了,看到了啥?

新皇登基。

十皇遇刺。

不。

这特么都不能叫遇刺,叫明杀,藩王们直接陷入懵比状态。

噗通!

失去生机的十皇子后仰倒地,从台阶上滑落,众人此时可以看到其双手依旧捂着喉咙,但鲜血流不停。

瞪圆的眼睛中满是不敢相信。

死了!

自己的大好未来,没了。

可是,陆晋怎么敢,不,不是陆晋,肯定是藩王。

然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渐渐失去意识。

。。。

如此大事,至少有人喊一声护驾。

可惜。

没有。

不仅没有,大殿内的侍卫都没动,而是一个个很茫然,没听说有这一出啊,或许是藩王密谋策划的呢。

嗯!

肯定是。

首领太监动手,定然是藩王授意。

侍卫都是藩王的人,没有命令,还是原地待着的好。

“啊!”

“十皇子死了。”

“接着会不会是我们?”

“。。。”

参加宴会的可不止十皇子,还有一些更小的皇子和其他皇室成员,他们可没那么淡定,一个个颤抖着。

一些抱着舞女,兴之所至的,瞬间感觉一盆凉水下来。

顾不得下半生幸福。

看了看十皇子。

再看向藩王们。

太狠了。

这是要赶尽杀绝?咋说也是同出一脉,为何如此狠辣。

“来人!来人!”

可惜喊了半天,没有侍卫去保护他们。

此刻。

藩王们也是不知所以。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以为是对方下的令,擅作主张,有的藩王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好的共进退呢?

放屁的吗,一点风声没透漏。

其中一个藩王站出来。

“为何杀十皇子?”大声质问首领太监。

闻言。

只见首领太监收回姿势转身。

这一看,藩王们吓了一大跳。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

惊恐!

无助!

震撼!

......

这是首领太监的自己理解,在外人看来,那赤红的眼神,加上狰狞的表情,整个就是像杀红了眼一样。

首领太监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

目可视。

耳可听。

但口不能言,身体也无法控制。

仿佛一个提线木偶,被人操纵。

面对藩王们的质问,首领太监想要呼救,可只能发出‘赫赫’的音节,根本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问你话呢?”

“你怎么了?”

“。。。”

藩王们脸色越来越难看,竟然无视他们。

正在这时,首领太监一个起跳。

众人脸色一变。

“拦住他。”

“这人莫不是疯了。”

“。。。”

藩王们飞退,侍卫们终于察觉到不对,跨步上前。

“止步!”一个侍卫头领大声喝止。

首领太监充耳不闻,持着匕首,杀入侍卫队中。

上来就是匕首一挥,速度太快,排头的侍卫还没反应赶过来,就步了十皇子后尘。

临死前,眼睛瞪圆:这不可能!

这个首领太监的武力,大家还是有所了解。

刚才一幕,明显出乎意料。

杀掉一个后,首领太监的动作没有停下,直接冲入侍卫队,展现出惊人的战斗力,不少侍卫冲了进来。

“杀了他!”

“杀!”

“。。。”

藩王们大喊着。

很快寡不敌众,首领太监危矣。

然而。

就在此刻。

嗖!

其直接把匕首投掷了出去,那把匕首穿过层层侍卫的孔隙,下一秒,已然出现在一个藩王的额头之上。

“不!”

“怎没会....我....”

那名藩王不甘心,大好日子就在前方,自己....凉了!

“王爷,王爷!”

看着死不瞑目的亲王,周围手下惊呆了。

首领太监由于失去匕首,根本不是侍卫的对手,被乱刀砍翻在地上,临死前,其声音还在大殿中回荡。

“西王,快动手!”

瞬间。

大殿一静。

接着是一阵哗然,侍卫们开始保护自家亲王,后退一段距离,警惕的看着其他藩王侍卫,特别是西王。

首领太监那一句虽然有点离谱,宁可信其有。

“西王,怎么回事?”

“你到底要做什么?”

“。。。”

大量目光看向其中一个人---西王。

而快五十的西王,此刻也是一脸懵。

动手?

动什么手?

对谁动手?

待看到周围藩王的质疑目光,心里一急。

“看我干什么?”

“不是我指使。”

使劲想要撇清关系。

然而,没用。

“哼,那为什么首领太监喊你的名字。”

找东西最灵验的方法

“就是。”

“你和死去的余王本就有矛盾,这事众所周知。”

“还有十皇子,小时候把你家小郡主的脸抓花。”

“。。。”

藩王们开始扔‘旧账’。

被这么一质问,西王也是一愣,他自己都差点信了,莫非,真的是我指使首领太监杀的余王......个屁啊!

劳资根本没有做过,承认什么。

再次解释,却没人相信。

那么多‘确凿证据’摆在眼前,还有啥好说的,现在还装懵,当我们好骗吗?

“真的。”

“相信我,是一点不知情。”

“本王.....”

话音未落,西王的声音戛然而止。

锵!

只见自己身旁的亲卫副统领忽然拔刀,直接砍杀向对面质疑最凶一个亲王,大殿中,也响起一道声音。

“敏亲王,运亲王,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下一秒,这两方的侍卫也有人拔刀,冲向周围。

这下,懵比的亲王人数再+2。

然而。

局势没有给他们多少反应时间,这一声落,本就猜忌的其他亲王侍卫也不甘落后,纷纷拔刀抵御反击。

瞬间。

在所有亲王都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

混战模式,开启!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代价二字。

很重!

但任何一次大变革,必然会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从南庆到大延,战争打破的不仅仅是现有的权力架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

---思想!

和平变革?

温水青蛙?

呵!

舒甫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有时候粗糙的方法往往更有效,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看着下方一个个面黄肌瘦的百姓,舒甫眯着眼。

今天。

新皇登基。

同时。

收网之时。

让藩王们还能笑到现在,目的就是把九皇子推上去,这样一来,名正言顺,百城和千寨也挑不出毛病。

质疑有用,要证据干啥?

大延正统。

诛杀谋逆。

合情合理。

估计百城和千寨的人又得抓狂一次。

随后,舒甫的目光渐渐望向王宫,这场戏的终幕,希望藩王们会喜欢。

。。。

王宫。

此刻。

新皇登基的流程开始。

一切从简,就如当初二皇子一样,否则的话,若是走完全的流程,至少十几天,藩王们倒也是等得起。

毕竟大局已定,南庆不可能再干啥。

但还是快一点的好,免得夜长梦多。

正听礼部正司念咒一般。

“王爷,南庆军还在接管沿途城市。”前线线报传回。

“嗯?”

微微一愣,但又摇头。

“无碍!”

昨天才赢,线报很多都是两三天前发生的事,那时候南庆没有停手很正常,并不以为意,小事情而已。

目光看向台上。

九皇子正接过王玺。

转身。

举高。

瞬间周围跪了一地。

“参见陛下!”

“万福永昌!”

“。。。”

一连喊了三遍,至此,九皇子算是成为大延新一任皇帝,当然,流程还没走完,尽管简办,却得一日。

天祭台,祭天。

宗祠庙,祭祖。

社稷阁,安民。

军武门,定军。

......

本来十几天的事一减再减,至少要去八个地方,折腾完,至少得到下午去了,而且整天不能吃饭喝水。

无辇可坐,全靠步行。

“那小身板,晕死在半路最好。”十皇子心里暗暗诅咒。

九皇子从小体弱,病秧子一个。

同样想法的很多,使劲画圈圈。

周围大臣们看着九皇子,眼底闪过一丝戏谑,谁都知道,整个大延的真正话事人,不再是皇位上的人。

而是藩王。

一个傀儡,表面尊敬一下就好。

心里都在盘算着,怎么抱紧藩王大腿,纵享荣华。

此时此刻。

九皇子却是十分淡定,步伐稳健。

虚弱?

那都已经是老黄历了。

自从成为主上的下属,在那神奇般的手段下,体弱的毛病早就消失,甚至比绝对多数人还要健康一些。

不仅仅是健康,还有力量。

一拳打死一头牛都能做到。

看了看不远一边走,还一边和一些朝堂新臣谈笑的藩王们,很显然,那些家伙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哼!

这群井底之虫,如何能理解主上的强大。

笑吧,人生的最后一段快乐,好好享受。

。。。

这一天,帝都同庆。

百姓们对于九皇子登基,并没有多大感觉,还是那句话,谁当皇帝不重要,重要的是赶快结束这乱局。

当然。

表面上还是要欢天喜地。

只是感觉怪怪的,因为距离上一次新皇登基没几天。

回想起来。

着实刺激。

皇位走马观花一样,轮流坐,要说二皇子是最短命的皇帝,其实不尽然,真正短的,其实还是六皇子。

先皇的诏书刚一宣布完。

咔嚓!

凉了!

整个过程就几口饭的工夫,令人唏嘘。

估计高兴的表情还没做完,小命没了。

惨!

惨绝人寰的惨。

。。。

傍晚。

王宫夜宴。

说是一整天不能吃东西,但走完大部分流程后,也就没那么严格,在王宫最大的偏殿之中,宴请群臣。

舞女献艺。

推杯换盏。

“王爷,敬您,此次平叛,您的英勇神武......”

“。。。”

“王爷,以后您指哪,臣定然照做。”有的直接以臣称呼,这是只有对皇帝才能如此,其他都说下官。

但此时此刻,却没人指责,反而绝对理所当然。

“哈哈,不错!”

“。。。”

王爷们的桌前,络绎不绝。

而主位新皇的桌前,却是空荡荡。

不是没人来,而是来敬一杯就走,不像和藩王,恨不得聊到宴会结束,赶都赶不走,简直谄媚到极点。

见此。

九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新皇陆晋心头一笑。

低头,喝了口茶,吃了口菜,十分的淡定。

一些目光无意中扫过来的大臣一看。

纷纷撇嘴!

切。

果然是傀儡皇帝,根本不敢有不满。

“皇兄,恭喜!”

十皇子上来,端了杯酒,一脸笑意,直接站在了陆晋的桌前,居高临下,仪态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

旁边的太监装作没看见,兄弟嘛,交流一下感情,没啥。

要是大声批评,扰了藩王们的雅兴,那可不妙。

再说,藩王们估计也想看陆晋被落面子,算是一种敲打。

或者说,他这个太监首领存在的目的,就是敲打陆晋,而不是为其服务。

“谢谢!”陆晋微笑。

“真羡慕你啊,撞到如此大运。”

十皇子看着陆晋,口无遮拦。

“我也觉得,老天赏饭,受之有愧。”

“。。。”

十皇子感觉被噎住,听听,好气人,老天赏饭,咋不赏给我?还受之有愧,笑那么开心,哪来的有愧。

“既然受之有愧,何不退位让贤。”

“咳咳!”

老太监咳嗽两声。

敲打可以,但别过分,骂他一顿都行,但退位,哪还有比陆晋更适合的傀儡,要是搁在以前大逆不道。

现在嘛,不是啥大

找东西最灵验的方法

事,提醒一下就好。

“十哥,你喝多了。”

“哼。”

十皇子冷哼一声,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正要离开,却被陆晋叫住。

“站住。”

“嗯?”

“就准备这么走了吗。”陆晋看着这个异母异父的‘兄弟’微笑着。

“想怎样?”十皇子挺直胸膛。

“听闻十哥在之前帝都乱起时,派人抓了不少女子,囚禁在你王府之中,放了她们。”

“听谁说的?”

十皇子脸色一变。

陆晋:“忘了。”

“。。。”

看着一脸人畜无害微笑陆晋,十皇子压下那份古怪,却也没有答应,不是舍不得,主要怕事情败露了。

好歹是皇子,也要一份脸面。

因此,坚决不能承认。

“这绝对是谣言,并没有什么女......”

噗!

正要狡辩,忽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其脖子上多了一条红线,正在飙血。

动手的是.....一旁站着的首领太监。

其正握着一把匕首,做着一个帅气抹脖子的动作,其目光正好看向陆晋的方向,眼神中先是一丝茫然。

怎么回事?

身体怎么动了。

还有。

我为何拔刀?

嗯?

等等,拔的什么?刀?

随后,意识到自己处境,茫然渐渐变成惊恐,思维几乎要崩溃。

我.....杀了十皇子?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