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网络

百炼成神漫画免费下拉式古风 这个点,正好有男

时间:2021-11-16 17:33

这个点, 正好有男生帮四楼女生宿舍搬东西。为了替筱筱拎水壶上楼, 皓睿也帮着搬了一只板凳。

学弟见是王皓睿, 激动地大叫:“我靠我靠, 你是王皓睿吧!”

学弟们首次瞻仰校草真容, 都很激动。一群人丢下东西, 围过来与校草兼学霸学长合照, 一方面是蹭怄气,一方面是准备回去跟班里女生吹牛逼。

筱筱双手空着,特别无奈地望着这群猴儿一样的同级同学。

学弟太激动, 以致于都忽略了同级的筱筱女神。有学弟看了眼筱筱,调侃说:“学长,你跟我们筱筱什么关系啊?”

皓睿笑得温和, 毫不避讳道:“女朋友。怎么, 你们同班?”

“我靠我靠!”学弟们震惊得原地直蹦。学弟摆手解释:“不不不,我是她隔壁班的。”

筱筱女神居然是王皓睿的女朋友!!今日校园最大新闻, 没有之一!难怪筱筱女神总拒男同学于千里之外, 在校园里形单影只。原来她是王皓睿的女朋友!

能理解了。有这样一个男朋友, 女神还能再瞧得上谁啊?

大一的学弟内心悲凉, 原本还对筱筱存有幻想, 现在彻底破灭。系里传言筱筱单身, 果然是谣言,女神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

军训期间筱筱已经被同级男生知悉,男生们夜话:无非讨论xx班哪个女生胸大, 哪个女生漂亮, 男生们甚至给同级女生划分出了高低档次。而筱筱胸大且漂亮,又是难接触的高岭之花,自然而热成了男生寝室的话题人物,也是男生们心中的女神。

但她太高冷,喜欢独出独入,从不接受男生献殷勤,去食堂吃饭会刻意错开高峰,喜欢单独一桌。

也正因她的特立独行,被班里女生孤立,没什么朋友。她也没时间去交朋友,课余时间都宅在寝室里画漫画,她是微博知名漫画家“筱筱丸”。

她的微博粉丝五百万,凭借《筱筱与竹马》的连载漫画走红,这部漫画画风温馨、搞笑,广受好评。

大学里,没人知道她是十六年前上《超能妈妈》的“娇气包”,更不知道她是深眠夫妇的大女儿。

她和妹妹儿时上综艺,一直用“娇气包”和“邹二爷”的外号。节目里,爸爸妈妈也只称呼她们为“大宝”或“二宝”,从没叫过她们大名。

记得深眠夫妇被采访问过大女儿以及二女儿的姓名。夫妻回答:大女儿邹大宝,二女儿邹二宝。

而她们姐妹俩户口簿上,也写着曾用名:邹大宝、邹二宝。

深眠夫妇进击好莱坞后,很低调,将两位小公主保护得很好,她们已经十几年没有在公众曝过光。因此粉丝们压根不知道她们的真名,大学里也没人认出筱筱。毕竟,女大十八变。

到了四层,皓睿跟随大部队将凳子送进401,筱筱则在外面等他。

皓睿随着一众男生进入学妹寝室,将凳子靠桌放好。

寝室里,正靠墙说话的学妹们,顿时将目光集中过来。大家目瞪口呆,以为产幻。

我靠——什么情况??帮忙搬东西的男同学里,居然有男神潜入!

皓睿放下板凳,在一群姑娘打探的目光中离开。他来到门口,问筱筱:“你的宿舍在几号?”

她指了指走廊尽头的406,说:“那间。”

皓睿送她到门口,停住,将暖水壶递回给她,嘱咐说:“进去拿一下换洗衣服,周一早上我送你回来。”

走廊里站满了围观的女生,筱筱红着脸从他手里接过水壶,轻轻哦了一声。

毕竟是女孩寝室,私密都东西较多,为了避嫌,皓睿特意往前走了几步,错开寝室正门,以免看见女寝内景。

筱筱敲敲门,问门里的男女:“你们还在吗?我进来了啊。”

里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等了一会,才用钥匙开门。

推门一进去,迎面撞上裸半身的男人,吓得啊一声,踉跄往后一退。

里面的男生套上短袖,一脸坏笑调侃她:“没见过男人穿衣服?”

男生故意的,对漂亮女孩的故意调戏。

筱筱彻底愤怒,攥紧双拳吼道:“这里是女生宿舍,你作为男生,在女生寝室逗留暂且不提,可你在女生寝室衣冠不整,是不是太过分了?”

舍友出来,瞪她一眼,压低声音警告她:“你小点声,怕人家不知道李成在我们宿舍吗?”

“你也怕人知道么?再有下次,一定投诉,我不会再姑息。”筱筱扫她一眼,欲从她身侧进去。

大概是她的语气触怒了舍友,舍友用肩狠狠撞了她一下,再用手推了她一把:“去去去,你现在就去,什么人啦?都多大了,还学小学生打小报告吗?”

筱筱一个踉跄跌出,被皓睿眼疾手快接住。

皓睿在门外听了双方对话,大概猜到怎么回事。

他扶稳筱筱,眉眼严肃,看着门内女同学说:“这位同学,这里是女生寝室,男生在女生寝室衣冠不整,本就不妥。筱筱作为你的舍友,很尊重你,她为了照顾你的感受,即使男友不辞辛苦赶来探望,也没邀他进寝室喝杯水休息。”

舍友看见皓睿,愣在原地,头顶仿佛被泼下一桶冰水。

她愣愣望着王皓睿,舌头发木,半晌消化一个重点:男……男朋友?

眼前这个是王皓睿,没错吧?

同楼层女生过来围观,对舍友进行指责。

“是啊,这里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寝室,让男友在宿舍呆这么久,过分了吧?”

“她也不是第一次了,光我看见的都好几次了。上次她们寝室长不是还为这事儿跟她吵过吗?”

“打电话给宿管,让宿管阿姨上来解决吧。”

男生见情况不对,扭过头对舍友说:“我还

百炼成神漫画免费下拉式古风

约了人开黑,先走了。”他见状况不妙想走,却被皓睿摁住肩头。

皓睿声音很沉:“等宿管来。”

“你有病吧?你自己不也在女生宿舍?”

皓睿:“我跟你不一样,我是来帮忙。”

旁边女生搭腔:“是啊,学长来帮忙搬东西,他跟你可不一样,他可没进406,在外面好好等着呢。”

女生们你一言我一语,帮忙说话。

等宿管阿姨上来,认出男生是个老油条。

这男生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女寝被投诉。宿管阿姨觉得此事必须给予警告,于是打电话给辅导员,希望严肃处理,让学生们予以重视。

因为这件事,男生和舍友被全校通报批评,并叫来家长写保证书。男女生宿舍周末管理也变的严格。

-

每年春季学校论坛会重新评选校花。新的一年春季,筱筱稳坐校花位置。

为了能与皓睿在一起,大学四年,她除了上课,很少留在学校。皓睿忙起来,没空陪她,她便蹲家里画漫画。

《筱筱与竹马》的漫画起初只是记录女孩筱筱丸和竹马昊昊的温馨日常,没想到会受那么多粉丝追捧。

她和皓睿在一起后,这部青梅竹马的漫画,就由纯爱温馨日常,蜕变成了虐狗,日常。

筱筱的大学生活,因为皓睿,一点也不枯燥。

很多时候,她为了等皓睿回家,画画到深夜,困极了,趴在工作台上睡着,第二天睁眼再醒来,已经在床上,窝在皓睿怀里。

皓睿问她:为了他搬来这里,少了很多在大学里交朋友的机会,后不后悔?

筱筱摇头,不后悔啊,有什么好后悔的。

能把时间耗费在爱好以及所爱的人身上,这比什么都美好。

她大四时,皓睿工作能力出色,他妈妈让他接手了整个梁氏集团。

皓睿回了A市,她也借着实习的名义,回了A市陪他。皓睿工作繁忙,她开始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漫画创作中。

继《筱筱与竹马》后,她大改风格,画了一部《山海经小怪兽》。这部漫画以山海经为题材,讲述了少女与山海经里的小怪兽在都市里啼笑皆非的日常。

她的漫画不走剧情流,走温馨日常向,画风与段子总能逗人一笑。她的画风,和她的人一样,像笑起来的小太阳,无时不刻散发光与热,让人感受到她满满的正能量。

皓睿接手梁家产业后,开始在媒体曝光。

皓睿和母亲代表集团与某国总统合照。他的照片被网友发到论坛、微博,以及各类社交平台,一夜走红,成为“最帅总裁”。

皓睿的小号被网友发现。

他的小号与微博大号的画风完全不一致。大号只转发集团相关业务新闻,塑造的是冷硬的总裁形象;小号要么转发“筱筱丸”的漫画,要么晒与女友约会吃美食的照片,俨然温柔忠犬。

他微博有筱筱的半张脸照片,神通广大的网友便将筱筱的大学生活扒了个底儿朝天。

根据锦大校友提供的情报,筱筱大一时就跟皓睿在一起,所以筱筱在进入锦大之前就跟皓睿认识。

从皓睿在小号转发的漫画来看,他们猜测,画青梅竹马温馨日常的筱筱丸,就是筱筱。漫画里的竹马昊昊,是皓睿;而筱筱丸,则是筱筱本人。

对于两人的关系,网上众说纷纭。

皓睿不忍网友胡编乱造,索性在小号公开与筱筱青梅竹马的身份。

他们得到网友祝福,《筱筱与竹马》也被网友封为虐狗终极手册。早在这部漫画出名时,便有影视公司与她对接,表示想把这部漫画改编成电影。

筱筱拒绝了。

她认为自己和皓睿的故事,更适合以漫画的形势表达,真人演出来的,压根不是他们。

这对虐狗情侣,身份令人羡艳,感情令人羡艳。然而太完美容易遭人嫉妒,网络黑子开始以皓睿的身世攻击他,群嘲他是“强.奸犯”的儿子。

皓睿的父亲梁文佑出狱后,先后找过皓睿妈妈,也找过皓睿。

皓睿妈妈已经再婚,梁家现由她掌权,她不给予梁文佑任何经济支持。而皓睿也不认这个爸爸,他的观念很清晰:十几年的牢狱根本抵消不了他犯下的错,他这一生都应该为自己曾经的行为赎罪。

梁文佑出狱后,发现梁家改天换日,他曾经抛弃的女人如今在梁家一手遮天。他又得知,入狱这些年,母亲被饿死在出租房内。

他的精神饱受折磨,最终自杀。

作为儿子,皓睿仁至义尽,替他处理后事,让他进了梁家祠堂。

黑子们先群嘲皓睿是强.奸犯的儿子,后又被抹黑他“逼死父亲和奶奶”。

网上关于他和他母亲的八卦贴漫天飞,多得是他们“逼死亲人”的言论。更有阴谋论,是他们母子杀死了梁启国,谋夺了梁家财产。

对于这种无中生有,王思云选择走法律途径,将所有造谣生事的人悉数告上法庭。

即便如此,筱筱的粉丝也担心王皓睿是个变态,劝她与皓睿分手,让她远离皓睿。

微博上的言论不堪入目,多得是“强.奸犯的儿子一定也会三观不正”以及“有其父必有其子”这种言论。

看着这些质疑皓睿的言论,筱筱对着屏幕揉着眼睛哭。

男朋友是她的,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皓睿,这些人有什么资格质疑皓睿的人品?

皓睿下班回来,看见小姑娘哭得眼睛红肿,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说:“不要在意网上言论,他们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吧。你不嫌弃我是强.奸犯的儿子,就够了。”

筱筱抓着他领带蹭蹭眼泪鼻涕,吸一口气,瓮声瓮气道:“皓睿,你是思云阿姨的儿子,也是木筱筱的男朋友,你是我和思云阿姨的宝贝,谁都能嫌弃你,唯独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爱你。”

皓睿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笑道:“对,你们也是我的大宝贝。”

他将小姑娘哄睡着,抱去床上,替她盖上被子。

他去关她电脑时,看见她的微博界面,顺手点开她新发的微博。

她更了一章《筱筱与竹马》的番外,标题叫——你的小骑士。主角是两个画风可爱的两头身小人。

竹马昊昊与青梅筱筱丸从小认识。画里,他们在同一所学校。

学校总有人嘲笑昊昊是小偷的儿子,仿佛他爸爸是小偷,他便也理所应当是小偷。她的漫画里,欺负昊昊的校霸被她画成了小怪兽,而她变成了丸子超人,将校霸小怪兽们打倒,成功救下昊昊。

可到了结尾,画风突变。

原来变成为丸子超人救下昊昊,只是筱筱丸的想象。现实却是筱筱丸和昊昊一起挨揍,是筱筱丸的妹妹,带着一群男生来救了他们。

这一段筱筱画得很搞笑,她将妹妹娆娆丸塑造成一个萝莉外表,却无比大力的怪女孩。

之后,昊昊努力练拳,他不是为了当拳王,也不是为了和谁打架不再输,只是为了保护筱筱丸。

他很善良,会存下零花钱、压岁钱,捐款救助孤儿。因为他,筱筱丸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群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可无论昊昊怎么做,身边总有同学戴有色眼镜看他。

外表强大且理智的昊昊,也会躲在角落偷偷哭。筱筱丸好心疼这样的昊昊,抱住他,告诉他:“就算全世界都唾弃你,我也不离不弃,永远和你在一起。”

筱筱丸化身小骑士,给昊昊拥抱,给他最温暖的怀抱依靠。

最后的最后,以筱筱丸一段内心独白结束:

“这个世界,我最爱的人是他,也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他将纯真给了我,少年懵懂给了我,将最好的爱情也给了我,甚至要将一辈子交于我。没有人能劝我离开他,我也不会离开他,我要保护他,做他最温柔的港湾。我是昊昊的小骑士,我是筱筱丸。”

句子末尾,她画了一只化身丸子超人的筱筱丸。

皓睿合上电脑,热泪盈眶。他来到床边,俯身下去,轻轻吻住筱筱丸的唇。

——晚安,我的小骑士。

喜欢离婚没关系请大家收藏:

他们认识的时间太早。

早到木筱筱都不记得, 到底几岁认识的王皓睿。

在她记忆里, 皓睿待她一直很温柔, 恨不得将他所有认为好的东西, 都塞给她。

两家人聚餐, 皓睿喜欢喂她吃饭。筱筱喜欢他替她擦嘴角米粒, 也喜欢他看她认真又唯一的眼神。

她喜欢皓睿, 喜欢他的世界里只有她。

皓睿总会做噩梦,他会梦见自己是卖火柴的小男孩,孤苦无依, 大雪纷飞的天,他蹲在屋檐下,饥寒交迫, 最终冻死街头。

他怕冷, 怕天寒地冻。

皓睿待她好,她也想用心对他好。她什么也不会做, 在寒冷的冬天, 只能捧着他一双手揉搓, 替他哈热气, 给予他温暖。

她十三岁, 皓睿十六岁。

她初二, 他高二。他们在同一所学校。

十三岁的筱筱发育不比妹妹好。

她与妹妹是双胞胎,但性格和样貌却天差地别,进了初中, 她们连个子都不对等了。

她一米六, 妹妹邹娆娆却长到一米六五。

相对妹妹,她瘦且单薄,她喜欢将乌黑长发扎成马尾,也喜欢穿淑女长裙。而邹娆娆则喜欢清爽短发,妹妹不爱长裙,喜欢短裙,喜欢展现自己一双大长腿。

每天放学后,妹妹要去学击剑,不能与她同行。而她放学后会去高中部教学楼后门等王皓睿,等他放学,再一起去画室。

高中放学比初中晚了半个小时,她每天都会在高中教学楼等半个小时,风雨不断。

这天下午。

王皓睿上完体育课,从后操场一路拍着篮球走到教学楼。他远远看见那抹杏黄身影,微一愣,抱着篮球小跑过去。

小姑娘背着一只厚重书包,低着头,无聊地踢着地上小石子。

他抱着篮球在她跟前停住,喘口气,语气略带斥责:“说过很多次,可以去奶茶店等我,用不着站在这里等。”

木筱筱抓着肩上两只书包带,仰头望着他:“可我就想在这里等你啊。”

16岁的王皓睿个头拔高,已经长到一米八。少年眉清目秀,留着板寸头,额间、脖颈汗水淋漓。他穿着宽大球衣,衬得身体更瘦,锁骨线条尤其勾人。

她喜欢在这里等他,她想宣誓主权,想用行动告诉高中部觊觎皓睿的女同学:他是她的,谁都不要妄想!

他将篮球夹在腰部,低头看她,叹气说:“去奶茶店等我,我冲个澡,换件衣服就过来。”

从操场回教学楼的同学从他们身边成群经过,均用探究的目光打量他们。

穿红背心的女生经过,跟他们打招呼:“筱筱妹妹又来等王皓睿回家?筱筱妹妹,还记得我吗?”

女孩身高一米七,波浪卷发扎成马尾,五官清丽出众。

筱筱点头,怎么会不记得。

车池丽,十三岁拿到全国青少年大提琴比赛第一名,如今已经能独当一面开演奏会。她外婆是当年香港出名的女歌手。

她已经有意朝娱乐圈发展。她喜欢王皓睿,已经不是秘密。

等车池丽走开,皓睿伸手拨了一下她凌乱的马尾,嘱咐说:“去奶茶店,我二十分钟后来找你。”

她乖巧点头,目送少年拍着篮球走进教学楼。

筱筱仍然没离开,固执地站在教学楼前等他。然而半个小时过去,依然没见他出来。

她打电话,无人接听,索性走进教学楼去找他。

高中部教学楼,第四层的卫生间才设有沐浴和更衣室。她背着沉重书包一口气跑上四楼,看见皓睿被十几个男同学堵在了楼道尽头。

对方十几个人,皓睿却孤形影只。

筱筱躲在墙后听了个前因后果,他被围堵的缘由居然是车池丽。

男生们是车池丽的粉丝兼追求者,看不惯皓睿对车池丽冷淡,觉着他太装逼,太脱离男生的圈子。

过于特立独行,很容易被同类孤立。

男生们认为,皓睿该与他们一样爱慕车池丽,并且对她无条件地好。

皓睿觉得少年们幼稚,这是他和他们不能成为朋友的根本原因。他表情冷漠,语气老成而平稳:“说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吗?”

“走个屁!明天给我们池莉送早餐,听见没!”为首的胖子咄咄逼人。

王皓睿一挑左眉:“如果我不呢?”

“你个野种也敢说不?谁不知道你是梁家捡回来的野种。你爹是□□犯,你妈天天勾搭男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就你这身份,还敢说不?”胖子抬起手,欲一巴掌扇过去。

筱筱的心脏仿佛被钝器击了一下。

皓睿抬手,轻易接住,捏住胖子手腕,反手一个巴掌扇回去,发出“啪”地一声脆响。

少年眸如寒冰:“还敢再说一遍吗?”

这一巴掌,让在场所有人犯懵。等大家反应过来,少年们一窝蜂干了起来。

皓睿学过泰拳,以一挑十暂时可行,但也坚持不了多久。

筱筱见苗头不对,发短信向邹娆娆求助:

——“二宝二宝!皓睿被围攻,高中部教学楼四楼,速来!再晚你姐就要被打死了!”

发完信息,筱筱冲过去,将沉重如砖的书包扔过去,狠狠地砸在胖子后脑勺。

她不爱学跆拳道,也不爱学击剑,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但此刻发疯咬人,技术也是一流。

她在混乱中抓着胳膊就咬,疼得一群少年嗷嗷叫。

现场过于混乱,筱筱被踢了几脚,眼睛上挨了一拳,疼得嗷一声。

皓睿没想到她会冲进来,他将筱筱护在身后,手脚施展不开,面部、身体都附加了额外的伤。

胖子势力占上风,他气得一口唾沫啐上去,骂道:“麻痹,你他妈居然敢扇我!给我使劲儿揍她,连那个女的一起揍!”

邹娆娆正在击剑馆,收到姐姐的短信,立刻叫上击剑馆同学,赶来救驾。

她到的时候,看见皓睿护着姐姐,手脚施展不开,鼻青脸肿,挨了不少拳脚。

娆娆气得胸腔炸裂,搬起一只垃圾桶,朝人群丢过去,大喝一声:“大宝别怕!我来了!”

跟在她身后的男同学目瞪口呆:0.0……

就二爷这战斗力,打群架一个就够了吧?

邹娆娆用垃圾桶将人群砸散,揪住一个最胖的,踹翻,摁在地上狠踢猛揍。

她带来的同学都是初中部击剑馆的精英,大多也都和她一样,学了些可以用来打架揍人的本领。

初中部一群“练家子”太彪悍,高中胖子势力惨败。

他们两拨参与打群架的学生被叫到政教处。主任打量两拨人,似乎高中这群学生被伤的最惨。她打算让初中这群学生叫家长,并且记处分、全校通报。

邹娆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高中胖子打她姐姐,甚至言语欺负他,还玩儿苦肉计诬陷她。

胖子揉着肿胀的脸,一脸委屈:“什么苦肉计!小妹妹,你讲话摸良心啊,我这张脸,分明就是被你揍的好伐!”

邹娆娆抱住主任胳膊,哭得梨花带雨,有快断气儿趋势:“主任!你别听他瞎说,他欺负人,想用苦肉计逃避责任。”

邹娆娆哭,木筱筱跟着一起哭。政教处主任被两姑娘哭得心软,再次问胖子:“到底谁打的你!你说,老师给你做主。”

胖子指着娆娆,咬紧牙关道:“主任,就是她,您别被她柔弱的外表给骗了!她就是一个女魔头!”

瞎扯淡!主任觉得这胖子完全就是瞎扯淡!这么可爱又柔弱的小姑娘,能揍人?搞笑吧?

主任一脸严肃:“文辉同学,这就是你的认错态度?污蔑初中

百炼成神漫画免费下拉式古风

小学妹你觉得很有意思?”

胖子:“…………”主任您擦亮眼睛再仔细看看这位小学妹啊!她不是初中生!她是大魔王啊!

皓睿全程围观,对两姐妹的演技表示叹服。不愧是影帝影后的女儿。

这场群架打得全校皆知,被称之为初中部与高中部大战。受伤最严重的胖子,在周一升旗仪式上被全校通报批评,而揍人最狠的邹二爷却平安无事。

-

群架事件后,王皓睿意识到自己必须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女人。

他课业之余,将学画的时间缩短,大部分时间贡献给了泰拳。少年运动量飙升,身板也因此变得厚实。

筱筱不似妹妹,既学击剑也学泰拳,她只一门心思学画画。

她初三,皓睿高三。

两人课业都忙了起来,她为考上本校高中而努力;皓睿为了考锦大而努力。

她初三毕业,他高三毕业。

她考上了本部高中,而他如愿考上锦大。

筱筱从小喜欢皓睿。她这辈子没别的愿望,就想嫁给他。

皓睿要去另一个城市,也就意味着两人会很久不见。一旦想到要分隔两地,她就很难过。

皓睿大学报道第一天,筱筱和皓睿妈妈一起送他。

托他的福,她提前感受了大学生活。

大学比她想象地要大,小树林更葱郁,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大学情人坡。这里的女孩,打扮更性感;这里的男生,更英俊帅气。

大学校园里,每一个学生都是那么坦荡,朝气蓬勃。

他们的初高中同学,每一个家庭背景都不俗,小小年纪,肩上便担负着家庭压力。他们阶层概念太重。

而这里不一样,没有阶层概念。

在这里没人知道皓睿的家庭背景,他在这里交友会更自由,也没有人再嘲笑他爸爸是□□犯。

大学环境好,筱筱替皓睿感到高兴,她觉得他会喜欢这大学四年生活。

临走前,皓睿跟她保证:这大学四年,他不会恋爱,也不会多看其它女孩一眼。

筱筱红着脸:“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皓睿笑了笑,伸手过来捏她脸颊:“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

这四年,会是他最难熬的四年。这四年,不会再有小姑娘等他放学。

从锦大回A市的路上,筱筱难过地抹眼泪。

皓睿妈妈拍着她肩背安慰:“三年一晃眼就过去了,你也努力一把,争取也考上锦大。”

三年。三年对她来说,太长,没有他的日子,日子得一点点熬下去。

高三那年,她一副“雪地男孩”惊为天人,被锦大破格录取。

皓睿已经大四,很少回学校。

筱筱军训期间,听女同学们讲锦大的校花校草,听她们八卦学霸。然后……自然而然地,就从她们嘴里听见了皓睿的名字。

这些女生在逛了学校论坛后,纷纷学她将手机、电脑壁纸换成了皓睿。

筱筱忽然就觉得压力好大,感觉身边全是情敌。

皓睿不仅是系才子、系草,也是校草。

他在校三年,拿奖无数,却没交过女朋友,学校论坛传他九分是gay。

他在学校有个迷妹后援团,小姑娘们每天都在讨论他什么时候出道。

-

大一新生军训结束后,筱筱变成了小黑妞。

同寝室舍友在军训期间纷纷脱单,唯独只剩了她一个单身狗。

舍友笑她不懂享受大学生活,找个男票晚上给打热水、拎水壶不好吗?有个男生帮你去食堂打饭,陪你一起吃饭不好吗?

她说,不好。

宁愿自个儿拎水壶打热水,宁愿一个人一张桌吃饭,也不愿意和其它男生走太近。

周末,男女生互窜寝室,管得不严。筱筱和往常一样,在寝室画点小漫画,赚点生活费。

宿舍床与书桌是一体。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

她趴在书桌上画漫画,上铺的舍友却和男友暧昧打闹,导致书桌晃动,让她压根没办法落笔。

筱筱思路被打断,她用手绘板笔杆轻轻敲击铁床,提醒说:“麻烦动作小点。”

上铺的舍友挺奇葩,大概是为了找刺激,每周末都得带着男友来寝室,和她男友,总喜欢她面前花样秀个恩爱。

上床两人动静太大,暧昧的声音不堪入耳,即使她戴上耳塞,也不能将声音阻隔。两人丝毫不考虑她的感受。

她气极,深吸一口气:“这样吧,我出钱,你们两去外面开个房行吗?”

舍友反驳:“那我给你钱,你出去开个房画画好不好?”

筱筱搁下笔,怒道:“你们不要太过分,这里是女生寝室,男生一直待在这里像什么话?”

“木筱筱,你没病吧?你这就是赤果果的嫉妒!就你这样的女生,怎么可能嫁得出去?成天窝在寝室画画,还有没有点生活乐趣了?就你这样,还奢望找到男朋友。我看你也只能在梦里睡一睡王皓睿了。”

筱筱望着电脑屏幕,被她气得没脾气。

她手机和电脑桌面是皓睿照片,舍友都以为她每天都做着睡皓睿的白日梦。

单身狗怎么了?单身狗没人权了?她嫉妒?她会嫉妒她那个瘦猴子满脸痘的男朋友?

开玩笑。

筱筱拎着保温瓶摔门而出。她去了开水房,在排队间隙,她发微信问皓睿最近忙不忙,什么时候回学校来看他。

皓睿迟迟未回复。

队伍很快轮到她,她将手机揣回兜里,去将开水接满。

筱筱正欲将水壶提起来,一只男人的手忽然伸过来,先她一步拎住水壶。

筱筱抬眼望着久违的男人,眼眶莫名一热。

皓睿穿着白衬衣,胳膊上还搭着西装外套,应该刚才外面回学校。他替她拎着水壶,冲他笑了笑:“走吧。”

“嗯。”她重重一点头,跟着他走出水房。

有同学对着他们偷偷拍照。系才子回校,帮女生拎水壶,不要太劲爆!

这是筱筱来锦城后,和他见的第一面。

回去的路上,她低着头,不敢看他,怕哭出来。

皓睿见小姑娘心情不太好,问她:“怎么了?大一生活不习惯吗?跟同学相处还习惯吗?”

“不习惯,不好。”筱筱低着头闷哼道。

皓睿驻足,跨出一大步,挡在她前方,矮身去看小姑娘的脸。他轻声问:“怎么?真受委屈了?跟我说说。”

“我讨厌一个人去食堂,讨厌一个人吃饭;也讨厌一个人去水房,讨厌舍友嘲笑我单身狗。我也讨厌舍友的男朋友每周末来女生寝室,他们让我恶心。”说到这里,她声音一顿,小心翼翼说:“我不是嫉妒他们,我是纯粹觉得他们很过分。”

见到皓睿,平时觉得无所谓的事,瞬间都变成了令她委屈的利刃。

“是是是,我家小骑士,怎么会嫉妒旁人呢?”皓睿被小姑娘委屈的模样逗笑,伸手掐了一把她的脸颊,“好了,我忙过这阵,就相对轻松许多,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你可以搬过去,午餐你自己对付,晚餐我给你做,好不好?”

“你要跟我同居?”筱筱抬起小脸看他,“同居真的没关系吗?”

“嗯。”皓睿蹙眉,将家里密码锁的密码告诉她,继而一脸认真说:“筱筱,如果你能接受做我女朋友,就搬过来,我也好照顾你。如果你想在大学里,找更合适的,我也不阻挠。”

筱筱抿嘴道,用撒娇的口吻对他说:“不要。你最合适,无论现在还是以后,都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人!好了,说好了,你做我男朋友。”

皓睿眉眼严肃,又问她:“你考虑清楚了吗?”

筱筱勾过他的手指,与他拉钩:“当然。那我们拉钩,等我满二十岁,我们就去领结婚证,可以吗?”

皓睿粲然一笑,俯身下去,在她唇角一只小酒窝上落下一吻。

四周过路的同学目光惊讶。

筱筱没想到他会吻得这么突然,她捂着脸颊道:“王皓睿,你能不能注意点场合?”

“虐狗这种事,需要分场合吗?”皓睿反问她。

喜欢离婚没关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