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要闻

偏官为夫的女人嫁给什么男人

时间:2022-01-24 19:19

陈义山思量着自己对龙宫半点也不熟悉,海底捞针似的搜索,确实会是事倍而功半,说不定真的到了禅位大典开始之后,也找不到西王母和无患藏身在哪里,更不知道他们要做的勾当是什么。

届时,还怎么应对?

于是,陈义山索性和盘托出,对敖正恒说道:“实不相瞒,外界将有天翻地覆的危难发生,我虽然自不量力,却也想扶大厦之将倾!这龙宫之内,来了两个穷凶极恶的大能,藏身于暗室之内,密谋着鬼蜮伎俩,准备来日发难!我今晚游走在宫廷内苑,就是想要找到他们,看看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勾当,以便早作应对的准备!只可惜,我遍寻不着啊。”

敖正恒惊疑道:“是什么样的大能?”

陈义山道:“那两个家伙的底细说出来只怕你不信,一个是战部魔众的君主无患,一个是上古先天大神西王母!都是道行极高,手段极毒的强者大能!他们俩任何一个的修为都远在你父王敖润之上,当然,更在你之上。所以,三太子可要想清楚了,帮我就是与他们为敌,是真的会有性命之忧!”

“你说谁?西王母?!”

敖正恒的脸色瞬间大变,他对无患的到来似乎并不怎么惊讶,但是“西王母”这个名头着实是吓到他了:“怎么可能呢?先天大神不是都寂灭了吗?西王母——”

陈义山道:“此事说来话长,但是西王母确实已经脱困了!”

“西王母,西王母,先天大神……”敖正恒喃喃念叨着,忽然间惊呼一声:“我想起来了!”

陈义山被吓了一跳,狐疑道:“三太子想起什么事情了?”

敖正恒盯着陈义山,犹疑着问道:“姑娘,你也是先天大神吧?”

陈义山失笑道:“三太子何出此言?我可不是先天大神,我是修仙者。”

敖正恒皱眉道:“不是吗?姑娘在提及先天大神之后,小龙才渐渐想到,姑娘身上那股精纯至极又可怖至极的强大气息,分明就是先天元炁的味道!小龙曾经嗅过真正的先天神物,是绝不会弄错的!”

陈义山“哦”了一声,敷衍道:“可能是我身上也有些先天神物的缘故吧。”

“是这样吗?”敖正恒半信半疑,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喃喃问道:“西王母和无患是不是老头子引狼入室,带入龙宫的?”

陈义山点了点头,道:“你父王与他们是一伙的。换言之,我要对付的敌人中,也包括了你父王!一旦我成功,你父王可能就会死!这样的忙,你还愿意帮吗?”

敖正恒神情黯然道:“此事,已经无法挽回了吗?”

陈义山叹息了一声,幽幽说道:“看来你被隔绝于此,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你父王要禅位给你大哥,定于明日举办禅位大典,他以此为借口,把中土神道的大能精英几乎全部都邀集于此!而无患和西王母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神道势力一网打尽!现在已经是丑时正刻了,明早辰时末,禅位大典便会开始!这中间还剩下三个半时辰,你觉得还能挽回吗?”

敖正恒听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道:“老头子已经错到了这种地步?!”

陈义山道:“正是!”

敖正恒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陈义山道:“你父王之所以跟西王母沆瀣一气,其中有个很大的缘由便是‘不死药’,还有,西王母承诺事成之后,将四海海域以及神州大地的所有水域全部交给你父王掌控。但无患和西王母的目的尚不明朗。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尽快弄清楚无患和西王母的计划!你是敖润的儿子,我不会强迫你帮我去对付他的,但我也是真心实意想要救你脱困的。所以,为了大家好,你还是留在这里等着吧。我如果能全身而退,必不食言,一定折返回来带你脱困!”

敖正恒连片刻都没有迟疑,毅

偏官为夫的女人嫁给什么男人

然决然的说道:“姑娘不必多想,小龙情愿现在就跟你出去!我要帮你!”

陈义山道:“三太子已经决定了?”

敖正恒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决定了!不管老头子铸成的大错到底还能不能挽回,亡羊补牢还有没有用,但是身为儿子,我不能看着老头子一错再错!我要尽快的拉他回头!就请姑娘带我出去吧,我能很快的帮你找到西王母和无患!没有我,别说是三个半时辰了,就算是六个半时辰,恐怕姑娘也是找不到他们的!”

陈义山狐疑道:“这么说,你知道他们藏身在哪里?”

敖正恒摇了摇头,道:“这小楼位于冷宫之内,周遭所囚禁的全是被废被黜之神,任谁也难以跟外界联络,我怎么可能知道西王母与无患藏身在何处呢?但是姑娘忘了,我还有这个东西啊。”

说着,敖正恒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陈义山稍稍一怔,随即大喜,道:“是啊!我居然忘了你还有这本事!”

敖正恒冷笑道:“西王母是先天大神,她身上也一定有先天元炁的味道!无患是魔君,他身上怨戾之气的味道必定浓郁至极!只要出了这结界,我就能很快追踪到!”

“妙极!”陈义山道:“咱们这就走!”

敖正恒道:“怎么走?”

陈义山不言语,摒指划空,打开了一道异空缝隙,然后抓住目瞪口呆的敖正恒的手,闪身入内。

敖正恒只觉身坠云里雾里,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茫茫无垠的白地,看不到边界,也看不见一人一物一草一木,没有生机,也没有声音,唯有那只抓着自己的手十分温热,给了他强烈得安全感。

他不由得抓的更紧了些!

陈义山笑道:“不必害怕,在这里面,你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其实不过眨眼烟云而已。”

敖正恒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道:“有姑娘在身边,我,我便不觉得害怕。”

陈义山忽然说道:“好了,这里应该就是我误入这片冷宫之前的位置。”

言罢,他摒指一划,早有黑黢黢的夜色透入进来,他往外面张望了一眼,确定四周无人,便扯着敖正恒飞身掠出。

等轻飘飘的落地之后,陈义山便松开了手,敖正恒稍稍一惊,还有些失落,但是瞬间便又满心欢喜,兴奋了起来!

因为,他认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宫中后苑珊瑚林附近,这里,已经不是冷宫,不是囚禁他的那栋小楼了!

“好,好让人陶醉的味道!”

敖正恒颤抖着身子,闭上了眼睛,张开双臂,仰面深深的呼吸了起来。

“海水的腥气,龙宫里的珠光宝气,臭鱼烂虾们的味道,嘿~~白龙的味道,老头子的味道,曼妙女子的异香,修仙者的仙味,妖怪的日菁月华气味,还有好多好多香火愿力的味道啊!哦~~大伯来了,三叔、四叔也来了,昭明太子、崇礼太子,呵呵~~几个堂兄弟也在,还有,还有阿螭堂姐的味道,怎么没有显仁太子呢,阿虬那家伙没来么……”

陈义山微笑着看他沉醉,倒也不急着催促他。

毕竟,好不容易重获了自由,是该放松片刻的。

他对敖正恒有足够的信心,毕竟,他连阿螭的味道都能嗅到!

要知道此处距离宿处,可是隔着好几重院落和宫殿呢。

这鼻子,当真好使!

“姑娘,你是真的不喜欢男子吗?”

就在陈义山对敖正恒的“万嗅神通”满怀赞赏,心想着自己又结了一次上好缘法的时候,敖正恒突然恢复了正常模样,深切的凝望着他,还问了这么一句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算了,我也不瞒着你了,其实我——”

陈义山正准备揭下面具,让敖正恒明白自己是男儿郎的时候,敖正恒突然低声喝道:“姑娘小心,有魔道大能极速迫近!”

陈义山吃了一惊,连忙逡巡四顾,想看看对方是哪里接近的,好躲避起来,敖正恒却扯着他迅速掠进了珊瑚林中。

不多时,一道烟状的诡异身影便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们两个刚才站的位置,鬼鬼祟祟的左顾右盼。

陈义山一眼便看出来者是魔王大焱!

他心中惊愕非常,暗忖道:“敖润说只带着西王母和无患入宫来了,怎么大焱也在这里?!”

正在思量之际,陈义山忽然觉得脖子里有点痒,吓得他扭头一看,但见敖正恒把脸贴在自己肩头上,呼吸的气息可不往脖子里钻嘛!

陈义山嫌弃无比的推了他一把,敖正恒却忽然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别动,有先天元炁的气味迫近!”

陈义山一惊,忙用慧眼观望,但见茫茫夜色里,蓦地闪出来一个人面兽身的怪物,站在了大焱对面,幽幽问道:“怎么样?”

大焱笑道:“没什么动静,可以继续走了。”

那怪物道:“还要多远?”

大焱道:“快了。”

那怪物不耐烦道:“这龙宫怎么如此之大?!”

大焱道:“如果不大,怎么敢劳烦大神出面呢?”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敖正恒听见陈义山说出了个“逃”字,登时喜从天降,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竟然忍不住上前一把抓住了陈义山的手,颤声问道:“姑娘真的能救我脱困么!?”

陈义山仙躯一震,连忙抽手,道:“三太子,不必如此。”

敖正恒也迅疾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无礼,赶紧松开了手,但心中还有种莫名的悸动,心道:“她的相貌虽然不是那么出众,可是小手却如此的滑腻柔软,令我心神荡漾……”嘴里却赔罪道:“姑娘勿怪,小龙别无他意,只是,只是太高兴了。”

陈义山觉得敖正恒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古怪,不由得心里发毛,往后稍稍退了退,道:“可以理解,无妨,无妨。那个,还是说说救你脱困的事情吧。”

敖正恒精神大振,脸上的憔悴之色几乎一扫而光,他亢奋的说道:“姑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到这小楼之内,可见老头子的结界对你无用,那唯一难的就是楼顶的机关,那是个无形的枷锁,束缚着我,而且每天都会飞刀刺我,如果不破除了它,小龙仍然无法脱身。所以,咱们眼下就合力破解那机关!”

“这顶上加持的是神道机关吗?”陈义山仰面朝楼顶看去,慧眼一开,早望见内中所设的机关消息,虽说精妙厉害,可破绽也不少,于是笑道:“这敖润的手笔也不过如此嘛。”

敖正恒吃惊道:“姑娘能识破那神道机关?”

陈义山道:“破之不难。”

敖正恒劝道:“我虽然急于脱困,可是姑娘也不要大意啊!如果看不出机关消息括的解扣在哪里,稍一触碰,就会被乱刀伤杀,小龙更是会大受折磨!”

陈义山也不吭声,直接抬起手来,轻轻一挥,早有一朵幽蓝色的地煞火焰飘出,袅袅而上,钻入了那机括之中,瞬间便烧了消息解扣!

“噗~~”

但听一声轻响,阵阵幻影显现,如风吹叶摆,都是些飞刀的模样,但准瞬间便尽数消散了。

敖正恒只觉周身一轻,分明是枷锁已去的迹象,他连忙试着调动神力,畅通无阻!

“哈哈哈~~~”

敖正恒爆发出一阵惊喜交加的大笑!

楼下的鳖精鱼怪又开始议论纷纷,敖正恒哪里会去理会?当即朝着陈义山深深一揖,道:“姑娘的道行之高,真是叫小龙佩服的五体投地!”

“小小伎俩,不足挂齿。”

“姑娘的这份大恩大德,小龙没齿难忘!”

“三太子客气了。”

“只是,眼下小龙无以为报,若蒙姑娘不弃,小龙情愿以身相许!”

“噗~~”

陈义山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道:“三太子可莫要开这种玩笑!”

好家伙,历来都是女子以身相许,你一个带把的龙太子,许什么许?!

敖正恒却郑重其事的说道:“姑娘,小龙并没有开玩笑。以小龙的家世、血脉、神通、相貌、品性而言,这世上比我还优越的,只怕是寥寥无几,与姑娘结为伉俪,必不算是辱没了姑娘。当然

偏官为夫的女人嫁给什么男人

,小龙也知道姑娘此生与许多男子结交过,不然,身上也不至于会有如此浓烈的男子气息,但是小龙不在乎。有共侍一夫的美谈,就也有共侍一妻的佳话。”

“不不不!”

陈义山哭笑不得,一时间也无从解释,心道:“要不然我摘了面具?算了,再假扮一会儿,看看这家伙到底靠不靠得住。”于是他说道:“真不至于!”

敖正恒狐疑道:“难道姑娘是自卑?感觉配不上我吗?是,姑娘的容貌虽然不算国色天香,但也是耐看型的,而且,女流之辈,能似姑娘这样身怀大丈夫气息的,可不多见,说一声巾帼不让须眉,绝非谬赞!所以,姑娘不必自卑!”

陈义山无奈说道:“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只是不喜欢男的而已!”

“哎?!”敖正恒一时间有些傻眼,心中的热火也瞬间被剿灭了一大半。

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居然不喜欢男的?

这是从前交往过多,心生厌憎了吗?

陈义山并不打算就这个话题再过多的讨论,转而说道:“神道机关已经帮你破解了,带你穿越结界逃出这小楼也不难,但是我还有些要事在身,只怕带着你行动多有不便。所以我想,暂且委屈你还待在这里,等我办完事情之后再来助你脱困。如何?你至少不用再承受飞刀穿刺的苦楚了,而且最多在捱上一天一夜罢了。三太子应该有这个耐心吧?”

敖正恒闻言登时急了,道:“姑娘给了小龙重见天日的希望,怎么能再亲手碾灭呢?!小龙得此脱身的念想,便是一刻也不想在这监牢之中多做停留了!敢问姑娘要办什么事情?小龙竭尽全力帮忙就是了!姑娘放心,小龙绝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陈义山迟疑道:“可是,我要办的事情万分危险,你若是跟着,稍有不慎,只怕连累丧命啊。”

敖正恒道:“姑娘方才说自己不认得西海龙宫的路径,所以才会误入小龙这监牢之内,可见姑娘要办的事情,必定是在龙宫之内!是吧?”

陈义山颔首道:“不错。”

敖正恒笑道:“这西海龙宫雄踞于汪洋海底,巍然而成城!盘地有一千三百余亩,内设八十余处殿堂宫苑,大大小小的屋舍居室,不下于一万零一百二十间!如此大的地方,如此复杂密集的地方,别说是外来者了,就是常住在这龙宫里的虾兵蟹将,没有三五年的熟悉,也是摸不着南北的!但我敖正恒可是自小生于此地长于此地的,穿梭其中千百余年,可谓是一草一木无不烂熟于心!姑娘如果得到我的相助,断然不会迷路!你要去哪里,由小龙开路!你要找什么东西,由小龙指引!如此,岂不胜过姑娘单打独斗?”

陈义山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心道:“他的道行不如阿螭,只是鼻子厉害些,我就算对他说实话,也不怕他泄露出去。他要是真敢泄露,我也有把握可以随时毙了他!”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