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要闻

6合:汤达跑到了前台他

时间:2022-02-22 16:56

汤达跑到了前台,他第一个电话打给了雷桀的房间。电话依旧没有人接。无奈之下,他只能拨打了西楼火山的房间。

这次没过多久,电话便给人接了起来。没等对方说话,汤达急忙说道:“很抱歉打扰您,我是xx宾馆值班经理汤达。我仅代表宾馆以及我个人,向二二零二号房间客人被窃听的事情表达真诚的道歉——您不是二二零二号房间的客人?真是抱歉,是我搞错了,请原谅我工作上的失误......”

挂了电话之后没,汤达这才打电话给了当地的派出所报案。听到是涉外宾馆出现了窃听案件,派出所没联系了分局,以及其他涉外的安全单位,一起出警。

与此同时,在总经理办公室里,除了外方总经理之外,中方经理也从家里赶过来了。听说宾馆发生了窃听事件,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安德森亲自給孙德胜等人倒了洋酒,随后正式开始了赔偿的话题。说道:“刚刚我也了解了一下情况,您几位确实在二二零二号房间受到了监听。好在监听的内容并没有流传出去,为了表示本宾馆的歉意,愿意拿出一笔抚慰金来。不过有个小小的前提,各位需要签署一个保密协议。有关被监听的事情,不可以对外说......”

旁边的中方经理也说道:“几位同志,你们都是机关的人。本来是不具备来我们不过居住的资格,也是看在......”

“别看在了,你也别说我们狮子大开口,窃听是针对谁的,你们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宾馆内部的人配合,绝对办不了这件事......”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我给你们两条路,交出来在我们房间安装窃听器的人,在各大报纸向我们公开道歉,承认错误。第二,二二零二号房间我们有一年的使用权......”

“二二零二号房间一年的使用权?小同志你说什么胡话呢?”中方经理不干了,他冲着孙德胜去了,说道:“这样,你们先回去吧,有关这件事我会和你们领导谈的,你们回去等着破坏改革开放的处理吧......”

没等孙德胜说话,那位外方总经理站了起来,说道:“先生们,我同意第二个方案,从今天开始,二二零二号房间里您可是免费居住一年。当然,保密协议也还要签署的......”

中方经理还要说什么,却被安德森阻拦住。他对着中方经理说道:“赵,宾馆的名誉要比一间客房的使用权贵重的多......”

半个小时之后,火山站在窗口,盯着乱糟糟的东楼方向,说道:“来了五辆巡逻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抓我的......雷桀啊雷桀,你好好活着不好吗?”

他口中的雷秘书长就站在身后,正在为刚才的事情辩解:“跟着百无求的两个人有问题,他们俩能认出来最新款的窃听器,还能认出来东欧的旧款......大方师,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的话,我们不会这么被动......”

我在和你说话......”火山从玻璃上的反光,看了雷桀一眼,随后他继续说道:“我对你越来越没有耐心了......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应该和安如山联手的,或者直接是你们的闽会长......”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看到了那位外方总经理送出来出警的人员。他想了一下,说道:“这个人叫安德森的底细你们查了吗?在民调局的人来之前,他就解决了问题......”

雷桀说道:“这是闽会长花了大价钱,从国外五星级酒店请来的管理人员。他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不过对酒店公关这一套做的的确很出色......”

火山终于回头看了雷桀一眼,他的表情有些无奈,说道:“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的话,我很想带着你去见识一下这个不是圈子里的外国人......他身上带着法器,你一点都感觉不到吗?雷桀,你可以坏,但是不可以蠢.......”

雷桀愣了一下,他表面上是作为宾馆股东之一,来帮助做一些行政工作的,和这个安德森也接触了一个多月,可是竟然一点都感觉不到这个外国人有什么特别的。现在被火山一提醒,似乎他身上还真刻意隐藏着什么......

看到了雷桀的表情

6合

,火山摇了摇头,随后他再次转头看向窗外,盯着二二零二号房间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要不要先和你见个面呢?妖王......”

回到了房间之后,百无求对着孙德胜说道:“小胖子,老子越想越不对劲啊。怎么老子刚说完,你们俩就发现这个什么鬼窃听器了?是不是你们倆故意泄露出去的?真把老子当傻子了?老子是愣不是他么傻......”

“大个子,你这话说的丧良心啊。我这不是看着你连妖神的事情都说了,怕你的秘密泄露出来嘛,这才到处替你看一眼......”车前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百无求继续说道:“我们哥俩刚刚发誓了,一旦消息泄露出去了,你以为是我们倆露出去的。还不千里追杀,灭我们俩的口?胖子、胖子你笑什么?你这个笑法,又在算计谁呢?”

“怎么叫算计谁,你这话让妖王陛下听到,再误会了我......”孙德胜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不是我说,今晚上又看到了一个档案上的人......刚刚那个安德森,就是后来三室的副主任莫耶斯。当年他是先到的首都,原本和教廷交换三室的主任是他。后来雨果突然空降了过来......”

孙德胜说话的时候,溜溜达达的走到了窗边,有意无意的抬头看了一眼西楼,和正在看向他这边的火山,打了一个对眼......

喜欢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请大家收藏:

就在车前子在房间里面找出窃听器的同时,在宾馆西楼的房间里,正在监听屋子里消息的男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一脸的不可思议,嘴里喃喃的说道:“不可能......他是怎么知道有窃听器的,还知道窃听器的准确位置......”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人突然反映了过来,随后拿掉头上的耳机,转身向着隔壁房间跑了过去。对着刚刚走进来检查工作的汤达说道:“汤经理,我们的监听被车前子发现了。他准备的找到了我们埋置的窃听装置?”

汤达怔了一下,说道:“不可能,一定是车前子误打误撞。这都是x国去年的最新款窃听器。民调局这些土老帽不可能知道......别自己吓唬自己,你们假装服务员进去。就说那个是机电装置,编个理由把窃听器拿......”

没等汤达说完,窃听的人员等不及,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不是,车前子就是奔着窃听器去的,他准确的发现了窃听器,还像百无求解释什么是窃听器......汤经理,来不及了,你要马上授权我们毁掉这些窃听资料。他们一旦找上来......”

“别慌、别慌......”和手下说别慌,汤达自己的额头上却见了汗。他转身走进了监听室,抓起来耳包式的耳机贴在了耳朵上,听到这时候车前子已经将他们埋置在房间里的窃听器都找了出来......

“大个子,看到了吗?这些都是x国去年的最新款。现在都是高精端,不过再过几十年看,和小孩子的玩具也没有什么区别......胖子,这个你是行家,你和大个子说。我说的他当神话故事听了.......”

“可不是神话故事吗?老子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不是法器。你以为这世上什么x国也能做出来和当年的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相比?这个指甲盖大小的玩意儿,就能把老子刚才说的话都听了过去?”

“想知道是不是窃听器也简单啊......不是我说,这几个是去年的高级货——无线窃听器。您看看这几个就不一样了,东欧七十年代带着线路的旧货,是通过电线把我们说的话传到窃听那个人的身边,再通过其他的手段将声音存储起来。因为电线长短的限制,窃听室只能在窃听位置附近......只要顺着线找,就能找到窃听的人......”

听到这里,汤达立即扔掉了耳机,转身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所有的窃听内容全部销毁!”说话的同时,他冲到了电话机旁,一把拿过电话,拨打了一个内线出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那一头没有人接......

汤达心头出现了一个不详的预感,对着刚才向他汇报的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栋楼的窃听室!让他们把窃听资料全部销毁,快去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终于接通,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里配给室,请问您找谁......”

“你刚才死到哪里去了!快,把所有的窃听资料全部销毁。发现了,被发现......”还没等汤达说完,电话里响起来踹门的声音,随后便是刚才接电话女人的尖叫声......

汤达知道露馅了,他急忙又给雷桀拨打了电话。电话那头还是没有人接,无奈之下,汤经理只能硬着头皮向东楼的位置跑了过去......

等到汤达跑到东楼窃听室的时候,见到这里已经是一团糟了。那个假配给室大门被撞碎,里面则是一片狼藉。旁边二二零二号房间的几个人、妖都在里面,而自己安排在这里监听的女人则被吓晕了过去。百无求带着耳机,瞪大了眼睛听着刚才自己几个人说的内容。

见到汤达到了,黑大个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揪着汤达的领带,将他拖进了监听室里。随后抓起来耳机塞在汤达的头上,说道:“自己听听!老子刚才说的话,为什么会在这里......欺负老子不敢杀人吗?老子是妖!吃人的妖怪!”

汤达这时候吓得脸色煞白,他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一脸无辜的说道:“先生、先生请您冷静,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您的意思是您刚才说的话被人窃听了?这太可怕了......报警,赶紧报警——我知道了,二二零二号房间房间之前住过格陵兰的大使夫人,可能是针对她的窃听。大使夫人是昨天离开宾馆的,应该是还没有来得及撤走这些监听装置.......”

就在这个时候,楼道里已经聚满了看热闹的人,都在议论纷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分开众人,走了出来,走到了窃听室门口,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随后用流利的普通话说道:“打扰一下,我是xx宾馆的外方总经理安德森。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是窃听事件......上帝!怎么会在我的宾馆发生这么恶劣的案件。汤达先生,请你马上去报警。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宾馆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这时候百无求已经松了手,汤达这才从里面挣脱了出来。他走到外国人的身边,说道:“安德森先生,我怀疑是针对之前住在二二零二号房间的格陵兰大使夫人......”

“请不要再说了,侦破案件不在我们xx宾馆的服务范围之内。汤达先生,请你马上去报警,不能再让宾馆的名誉受到损失了。.”

看着汤达转身跑去前台报警,这个叫做安德森的外国人这才转身,冲着车前子几个人欠了欠身,说道:“不管窃听是针对谁的,我们xx宾馆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先生们,请到我的总经理办公室坐坐,我们可以谈谈对您几位的赔偿问题。”

“赔偿,这两个字好熟悉了。”孙德胜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气鼓鼓的百无

6合

求之后,继续说道:“陛下,要不我们去一趟,听听这位安德森先生是怎么个赔偿法。”

喜欢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