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智能

流产算不算命中的孩子 一直没有出现在监

时间:2021-11-17 07:03

一直没有出现在监狱的韩谦终于去探监了,别人探监隔着玻璃,这家伙探监直接进了监狱,手里拎着一个超大号的保温盒,另一只手里拎着两瓶茅台,腋下夹着一条烟。

一起走进牢房的典狱长很无奈,可又有什么办法?他欠韩谦人情,当初勾大炮跑了,导致韩谦受伤,这个人情怎么还?

韩谦打开一个个保温盒,对着愣神儿的三个人笑道。

“愣着干嘛?过来喝酒啊!内个··内个典狱长大人,关军彪能带过来么?”

“不能!”

“帮个忙?”

“不行!”

“那你帮我把这几个菜和烟送过去?这个小忙能帮吧?”

“你下次让我跑腿直接说!你不嫌浪费脑细胞的?”

典狱长拿着东西走了,牢房的门被关上,韩谦嘿嘿一笑,让你跑腿?呸,老子是想支开你!

拿着纸杯到了四杯酒,韩谦看着愣神儿的涂骁,苦笑道。

“我没入狱,过来陪你们吃个饭,也不是什么送行酒,差不多明天高副总能出去了,但是你们俩···”

看着刘光明和涂骁,韩谦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后轻声道。

“再住几天,我在想办法。”

刘光明端着酒杯嘿嘿笑道。

“反正我是不急,在这里什么都不想,每天干点活就算锻炼身体了,我留下陪老涂,让高副总先回去处理荣耀的事情挺好。”

高履行淡淡道。

“韩少,那个唐威怎么处理。”

韩谦端着酒杯笑道。

“他?他的下场我不是早告诉过你们了?这一次你能出手救杨岚我很意外,”

高履行淡淡道。

“我只是讨厌强迫女人发生关系的男人而已,这次林纵横和牛国栋联手对付你,你小心点。”

“跳梁小丑而已,我懒得搭理他们,我先把你们的麻烦都解决了,然后在一个个去处理,喝酒喝酒,咱们得快点喝,一会那个阎王爷又回来催我了。”

话音落,门外穿啦典狱长的声音。

“韩谦你说谁是阎王爷呢?”

韩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往门外走,转头对着高履行喊道。

“都是我亲手下厨给你们做的,别浪费了啊!我得先走了,一会这阎王爷该急眼了。”

被抓着肩膀扔出了监狱,韩谦拍了拍褶皱的西装,该做的事儿还没结束呢。

没过多久,钟伯的车停在了韩谦的面前,一老一少开车离开市区,直奔郊区外的别墅。

钟伯打开一间仓库门,告诉韩谦这个仓库以前是少爷收藏古董的地方,少爷走后,这些古董也一起跟着下葬了,韩谦轻声问了一句钱欢是怎么样的人,钟伯迟疑了,许久后轻声道。

“两个少爷都好,少爷更接地气儿一些。”

钟伯打了一个哑谜,韩谦没去追问,让钟伯在背后议论钱欢,这不是一个明确的提问,可在这句哑谜里韩谦还是得到了答案,或许钱欢并没有说的那么好啊!

走进仓库的最深处,钟伯打开了一扇门,韩谦看到了一个躺在病床上濒死的家伙,他皱起眉头。

“这个人还活着?”

钟伯淡淡道。

“吊着一口气,家人都在林家的控制中,不敢开口,我拿他没办法,少爷您或许有办法。”

韩谦走上前,低头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你应该是魏天成遗留的人吧!你家人我会安排送去魏天成的身边让他照顾,前提是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当初要活埋了苏亮的男人缓缓伸出手拿下氧气面罩,断断续续的告诉韩谦,他以前跟在魏天成的身边时候见过牛国栋和林孟德见面的场面,韩谦询问有没有实际性的证据,男人闭上了眼睛。

韩谦转身离开,钟伯出门的时候拉下了电闸,房间里变得一片漆黑。

离开仓库,韩谦长叹了一口气。

[标

流产算不算命中的孩子

签:p标签]“如果侯从活着,或是魏天成在我身边,能好办一些。”

钟伯弓着腰跟在韩谦的身后,问了一句韩谦摸不清头脑的问题。

“少爷,您把夫人当做了什么!”

“我姨?嘴上叫姨,心里当妈!我姨失去了两个儿子,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她满意,例如她希望我能多娶几个媳妇,呵!我姨是担心一个孙子不够分吧?钟伯,您会带孩子么?”

钟伯摇了摇头,低声道。

“我会杀人,技术很好。”

“能走一次?”

“今晚可以飞。”

“去机场!”

钟伯去加拿大找魏天成是最好的人选,他是韩谦信任的人中唯一一个能说外语的亲信,机场!钟伯买票安检,回来的时候告诉韩谦,这一次是为少爷做事,和夫人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对夫人好一些,多去家里看看就好。

韩谦笑道。

“多吃几次苹果馅儿的饺子么?我想吃,得看我姨给不给我包,钟伯!我姨是个什么样的人啊!铁娘子?”

钟伯呵呵笑道。

“弱女子,硬逼成了铁娘子。”

韩谦轻声再道。

“钟伯,有个事儿我一直没和我姨说,钱欢似乎并不是自杀的。”

话出,钟伯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后低声道。

“我们心里都清楚,柳笙歌的人夺走了老爷的命,夺走了少爷的腿,咱们的人夺走了柳笙歌老婆的命,夺走了柳笙歌做男人根本,这已经是扯平了,大少爷的死是另有人为,我们心里清楚,柳笙歌心里也清楚,但是·夫人就解不开这个心结,而柳笙歌开始针对畅享似乎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当初他和少爷的关系很好很好,是少爷太骄傲了。”

“死者为大,不论钱欢做过什么,有多么的骄傲,我都认为他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值得被人纪念的滨海小金龙,但是我不会去给他烧香,我不是他的代替品,我尊敬孝顺的是我姨,对我好的是钱玲,不是钱欢,钟伯请你理解。”

“少爷,您已经做的很好很好了,不然这一次我也不会离开滨海。”

“我去个厕所。”

韩谦去了卫生间,走进卫生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虞诗词打电话,早上让这个女人想办法拿到他手机的通讯号码。

所有的号码。

虞诗词很快发过里一个超大号的文件,看着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韩谦一个头两个大,闭着眼睛回忆,随后尝试了几个号码拨了过去,全部都是空号。

韩谦不急!

离开卫生间去找了机场的工作人员,随后没过多久,手机响了,海外的号码,韩谦按下了接通键没有说话,对方也在沉默,在韩谦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对面传来一个日本女人嗲嗲的声音。

韩谦深吸一口气。

“摩西摩西,韩桑?”

韩谦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无力道。

“你没事去日本嘚瑟什么玩意?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差点快要被抓起来了?”

“哈哈哈哈,我已经给拿着你手机的人打过电话了,韩谦啊!考虑考虑?给崔礼一条生路?”

“大富大贵?”

“安乐一生就好,再不济可以给你做个保镖,他在日本一直在锻炼身手。”

冯伦的语气很认真,韩谦淡淡道。

“如果你能猜出我下一步要做什么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但是不一定会答应你。”

冯伦呵呵笑道。

“我在机场,你认为呢?这一次牛国栋做的这么绝,算算时间你也要反击了,但是你想要反击就需要一个关键人物,这就是你留这个人一条命的原因吧。”

听了冯伦的话,韩谦真的有点害怕了,皱着没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长叹一声。

“如果你不剑走偏锋,也有办法完成你的目标。”

冯伦淡淡笑道。

“我的目标?我的目的是造一个神,杀掉另外两个伪神,我的愿望是看到别人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去做,我太懒了。”

“二十个小时后,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钟伯已经登记去京城准备转机了。

韩谦离开机场开车直奔盛京。

晚上十点三十分钟,韩谦登上了飞往加拿大的飞机。

他要亲自去一趟!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停在了林家别墅的门口,此时正巧门口的保安在更换被韩谦砸碎的那个摄像头,车门拉开,两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被扔在了林家别墅的门口。

面包车疾驰而去,门口的两个保安愣住了,等林纵横得知这个消息赶出来的时候,他的心态炸了!

“韩!谦!”

这特么该怎么办?

杀了?

韩谦既然抓了这两个家伙,就肯定准备了后手。

林纵横第一时间想到了报警,可随后低头看着两个凄惨的家伙,他们会不会已经交代了有人雇佣他们俩的事情?此时的韩谦掐算好了时间,看了一眼小海这个‘便宜妹妹’淡漠道。

“去报警!提取DNA就可以了,别特么说你有视频!”

“奴家知道了。”

“滚!”

便宜妹妹完全没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心情愉快的去了警局报警,韩谦坐在涂骁的椅子上,双手撑着头计算着下一个事情,这时候一张黑脸出现在面前,嫣然姐捏着兰花指对着韩谦抛媚眼,韩谦微微一愣,随后起身冲到高尔夫球架前抽出球杆杆儿,嫣然姐见此转身就跑,出门的时候给了韩谦一个飞吻,气得韩谦直打哆嗦。

越想越觉得恶心,韩谦仰头怒吼。

“啊!!!!谁他妈都别来烦我!”

话音落打开门一路疾驰,上车返回医院,留在办公室的小海和翠翠是想笑又不敢笑,回到医院,走进病房,韩谦上前一步来到窗边把燕青青搂在怀里,刚刚睡醒的燕青青有些迷茫。

“韩··”

“别说话,让我抱一会。”

回想起嫣然姐的样子,在想起他的飞吻,韩谦是真的害怕做噩梦啊!

燕青青满眼都是迷茫,过了许久,房门被打开,温暖走了进来,看着韩谦抱着燕青青,温暖大怒,可还不等她开口,韩谦已经走过来一把把温暖搂在了怀里。

温暖眼神迷茫的看着燕青青,指着韩谦的脑袋疑惑道。

“他咋地了?”

燕青青摊手摇头。

“不知道,回来就突然这样了,好像是受什么刺激了。”

话音刚落,温暖的脸色瞬变,伸出手捏住韩谦的耳朵,咬牙道。

“你往哪摸呢?”

韩谦再一次捏了捏温暖的胸脯,感叹道。

“还是女人可爱啊!”

不用猜了,温暖已经知道韩谦因为啥不正常了,对着韩谦的嘴唇啄了一下,轻柔道。

“这下好了吧?我的谦哥哥啊,别人想遇一次难上加难,你可倒好,这些Gay基本都是让你碰到了,我们几个姑娘给你惹麻烦,要不你干脆喜欢男人算了。”

韩谦怒视温暖,这时候燕青青掩嘴笑道。

“原来是遇到Gay了啊!你反应至于这么大么?”

韩谦转头怒道。

“作为中华传统儿女,一个正常的男人是不可以喜欢男人的,别人喜欢是别人的事情,而我坚决不允许我的身边出现这种人!坚决!”

燕青青笑道。

“那女同性恋呢?”

“也不可能!”

一旁的温暖指着韩谦的脑袋淡淡道。

“这家伙都保守到了骨子里,他对这些事情特别的反感。”

燕青青眯眼笑道。

“温暖,要不要接个吻,我技术很好的。”

韩谦上前一步拦在两个女人中间,满眼的抵触,燕青青见此也不在戏弄韩谦了。

中午留在医院陪着两个姑娘一起吃了午饭,刚放下筷子,病房的门被推开,看着出现在门口儿的老爷子,韩谦站起身张开双臂扑了过来,双腿夹着老爷子的腰,韩谦兴奋道。

“程老头儿,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滨海,我就感觉我像是个没家的孩子一样啊!”

程锦差点被韩谦这一下扑倒,笑道。

“你这拳头是怎么回事儿?去了京城吃了不少苦吧。”

韩谦放开程锦,看了一眼拳头,憨笑道。

“我没啥事,但是我滨海亲朋好友都受到了伤害,你吃午饭了么?我这边还有饭菜呢。”

程锦走进病房,请问询问燕青青身上的伤势好些了没,又拍了拍温暖的肩膀,笑道。

“你这孩子是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真好!”

温暖憨憨的笑了笑,程锦和两个姑娘热闹的聊着,韩谦内心的一块石头落地了,程锦没有因为对他避嫌,这让韩谦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随后程锦去了老头儿的房间,又去探望了柳笙歌。

忙完了一切已经是下午的一点了,程锦拍了拍韩谦的肩膀,轻声道。

“跟我回一趟衙门口儿。”

“好呢!”

当程锦看到韩谦的车时,苦笑了一声,古组长这次是怎么了?怎么让韩谦开他的车回来了?就不怕··他还什么都不不怕,这一次程锦多多少少也要感谢一下韩谦,虽然有危险,但是他的名字被古组长记住了,全国几百个市长啊!

程锦突然回归衙门口,让原本压抑的衙门口变得热闹了,只不过看到那个蹦蹦跳跳犹如猴子一样的刁民时,众人的脸色有垮了下来。

程市长一个人回来就好,这个刁民怎么也跟过来了?

回到紧锁的办公室,程锦在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扔给韩谦。

“还好没人进来翻找,这个东西给你,能查出多少看你个人的能耐,这次我多少能给你一些庇护,但是你我之间还是不牵扯任何利益,这次回来杀人了没?”

韩谦拿着档案袋嘿嘿一笑。

“没!我是个合法的良民啊!别说没杀人,我还被李东升给打了一顿呢,老爷子你给我这里面是啥?”

程锦吹了一下桌子上的灰,拍了拍凳子,尘土飞扬,落座后长舒了一口气,淡淡道。

“当初勾大炮在顺城山庄逃走的事儿你和记得吧?这里面是当初顶罪那个人的资料,我去省里之前调查了一半,现在你回来了,你也算是受害者,交给你了。”

听此,韩谦笑了,走上前低声道。

“老爷子,这次你去省里和牛国栋有关系吧?我不想在让这个家伙在滨海一手遮天了。”

程锦没有搭理韩谦,后者继续道。

“有个事儿我得拜托你一下,唐威要强奸杨岚,被高履行发现救下了杨岚,未遂!现在高履行被以施暴的理由扔进了监狱,很奇怪的是当时没有任何监控拍到了唐威对杨岚侵犯的画面,但是杨岚的衣服上有指纹。”

程锦抬起头看了韩谦一眼,淡淡道。

“没招了?我告诉你一个办法,唐威出狱后不是第一次去找杨岚了吧?如果有其他两人纠缠的视频,也可以作为辅证。”

提起那一段视频,韩谦挠了挠头尴尬道。

“那段视频里面有我打唐威的画面,现在我不想把唐威交给衙门口儿,他还有其他的用处,有没有办法?”

程锦皱眉道。

“兔崽子,你在滨海的势力不小吧?把柄也不少吧?”

一句话犹如一点星火,点亮了韩谦脑海中全部的黑暗,对着程锦咧嘴笑道。

“嘿!老爷子还得是你。”

“你妈告诉我的,我没那么聪明,还有!我什么都没说,滚蛋!我要处理刘光明的事情。”

“留条活路?”

“重罚免不了。”

“罗善德这边··”

“辞职挺好,省里盯上他了。”

“那··”

“滚。”

“好嘞。”

走出衙门口儿正门的韩谦满脸都是笑意,一路跑回了很久没有回的家中,在卫生间的一块瓷砖里面翻出一个小本子,吐了一口唾沫翻开。

当天下午四点,韩谦出现在了一个高档小区的一户人家里面,韩谦看着坐在对面的国字脸,嘿嘿一笑,把一张纸放在了桌上,国字脸看了一眼,面色阴沉。

“说条件!”

“如果唐威强奸未遂,多久!”

流产算不算命中的孩子

国字脸低沉道。

“三年!”

“太短。”

“已经是最大的极限。”

“无罪能不能做到,然后我要高履行无罪出狱。”

“只要唐威是强奸未遂,高履行就无罪!但如果让唐威不进去,那么就要他妥协和解。”

“你做说客,我不会动他一根头发,作为条件,就算冯伦入狱也不会说出这些事情,这张纸送给你,我给你一个办法,让他成为你哥哥的私生子。”

国字脸抬头看了一眼韩谦,冷声道。

“我事儿还不用你操心,高履行明早出狱,你自己说的!你不会动唐威!这个说客我来做!”

“他的背后有林家!”

“我怕林家?”

此时的林纵横一个头两个大,李金海带人过来了,说有视频监控看到这里窝藏了两个强奸犯,林纵横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家门口的监控被韩谦给砸了,没拍到人从面包车上下来的画面。

当李金海看到两个眼神涣散已经变成傻子的两个强奸犯时,瞬间大怒,拿出枪顶在了林纵横的下颚,怒道。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林纵横举起双手,还不等他开口,林孟德出现了,对着李金海笑道。

“金海!这和我们林家没有任何关系,这两个人突然出现在我们林家的门口,我们作为滨海的地方企业,对滨海的市民一直是能照顾就照顾,我们喊来了医生稳住了两人的情况,他们这明显是仇杀,担心去医院会有危险,就留在了家里治疗!我家门口的监控被砸,是谁就不说了,但是我们家每个房间和角落都有监控,你可以去调查。”

李金海收起枪冷眼看着林孟德,冷声道。

“我会调查的!把这两个人带走!提取DNA,取证!收队!”

李金海走了,林纵横气得脸色铁青,林孟德歪着头微微有些疑惑。

“韩谦这兔崽子脑袋里在想什么?”

话音刚落,医院的唐威打来电话。

“市检的人让我和高履行和解,高履行会拿出一笔钱来,我扛不住这个压力。”

林孟德望着窗外淡淡道。

“你扛不住,我也扛不住,和解吧!”

挂了电话,林孟德轻声道。

“纵横,这些事情你要掺和了,我来会会这个韩谦吧。”

言下之意明显不过。

林纵横还不够格。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