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恒科讯

智能

周公解梦老版本12345,不是对错的不对是

时间:2022-01-10 15:50

不是对错的不对,是当朋友的感觉不对。

宋相言倏的抽回手,脸颊胀红。

“那会儿我叫戚枫把房间收拾出来,你去睡,或许明早二皇兄自己就出来了。”

温宛没有这样的奢望,可坐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起身离开雅室。

房门闭阖,宋相言神情渐渐落寞。

他盯着自己刚刚想要伸过去的手,突然用另一只手狠狠打一下,手背泛红之际臂肘隐隐作痛。

宋相言恍然想到早晨被温宛咬过的臂肘,慢慢撸起袖子,立时有两排小牙印映入眼睑,鲜红鲜红的,看着看着就笑了……

第五日,辰时。

周帝下朝之后群臣议论纷纷,今日早朝之上周帝的举动太过让人担忧,且不说龙颜疲累倦怠,周帝神经是不是正常也叫这些大臣们伤神伤肝。

御书房里,李公公再次迎来暴风骤雨。

对此李公公也是无奈,他知道周帝着急,着急到早朝之上突然敲打龙椅,把那些个臣子们弄的莫名其妙,尤其正在朝堂上启奏的工部尚书,要不是定力尚可都得吓的尿裤子。

“宋相言那个兔崽子为何要把夜离关进天牢?夜离一直伺候在允儿身侧,对允儿最是忠心!”周帝真的憔悴了,连砸奏折的力气都小了许多。

前日正盛时能从龙案砸到对面墙上再弹回来。

李公公低俯身形,“没能保护好二皇子,夜离确是失职……”

“朕现在不是在追责,朕现在要允儿!”

周帝震怒起身,“晏伏那边也没有消息?你们这些个饭桶!”

“皇上息怒。”李公公也没什么更好的词应对。

“息怒息怒!朕要如何息怒!你……”周帝再欲咒骂时身形忽然一晃,咣当坐到龙椅上。

李公公吓的赶忙从地上站起

周公解梦老版本12345

身,绕过龙案,“皇上小心龙体!”

周帝紧闭眼,以手抚额,摆手示意李公公退下去。

李公公见周帝一时气不死,悄然后退离开御书房。

萧允突然失踪这件事变数太多,既不是太子府又不是萧臣,皇城中该不会又有什么隐藏的暗黑势力出现吧?

李公公停步在白玉台阶上,他望着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大周皇宫。

曾几何时,他在先帝面前发自肺腑赞美,愿大周万世辉煌,万世隆昌。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先帝回他的话,‘醒醒’。

“呵!”

李公公发出这样的感慨后迈步走下台阶,万世隆昌?

这大周第二世,就过不去!

比起周帝,贤王府里萧彦起的晚一些,巳时。

当然若要纵向与自己比较,萧彦算是二十年来起的最早的一次。

起床之后的老皇叔早饭都没有吃,直接跑到萧允住的厢房翻箱倒柜,动作麻利的紧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奇懒的人。

得说一直跟在萧彦旁边的柏骄实在看不下去,“王爷,萧允只是失踪……咱们这样做不好吧?”

萧彦正在翻萧允床头,听到柏骄质疑不由扭头,“本王做什么了?”

有句话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既然无名跑遍整个大周皇城都没找到线索,保不齐线索就在萧允屋里。

柏骄不知内情,他以为自家主子在趁火打劫,“二皇子的银子可能没藏在床头。”

萧彦静静盯了柏骄数息,提口气,“杵在那里做什么,可能藏在哪里你倒是找啊!”

柏骄得令转身朝柜子走过去,打开箱柜后整个上半身弯进去,紧接着衣裤乱飞,找的比萧彦还要疯狂。

萧彦见到柏骄身手之娴熟,后背有些发凉……

时间最是不等人。

午正,温宛去了趟黄泉界。

一是见翁怀松确认强心药是否当真没有解药,二是见绮忘川,却没得到有关萧允失踪的任何线索。

待温宛回到大理寺已经过午,宋相言没有再将夜离挂到墙头,因为李公公派人传信过来,大概意思是皇上很不满意他对夜离的态度。

宋相言知道李公公这是想卖他一个人情,这人情他接着,还不还的另说。

这会儿雅室里,后厨送上饭菜,六菜一汤,十分丰盛。

宋相言知道温宛吃不下去,可他想着只要菜够多,温宛每样只夹一口也差不多能饱。

就在某位小王爷处心积虑劝温宛吃饭的时候,李舆来了。

有发现。

雅室里,李舆叫人把之前浸泡理石碎片的木盆端进来,饭菜撤下去,木盆被搁到桌面上。

温宛跟宋相言同时看向木盆,除了一块破碎的理石碎片,二人皆未看出端倪。

“仔细看!”李舆提醒两人。

于是温宛跟宋相言同时把头低下去。

砰-

温宛捂住额头,疼的皱眉。

宋相言见状瞪向李舆,“本小王要的是结果!说!”

李舆,“……小王爷仔细看,这木盆浮面上漂着一些细小的近似透明的黑色颗粒。”

经李舆提醒,温宛跟宋相言视线重新回落到木盆里,二人细细看,果然看到一些,只是那些黑色颗粒如浮尘。

温宛下意识用手指点水,黑色颗粒沾到她指尖,她用手指捻捻,没察觉出什么。

宋相言狐疑看向李舆,“什么情况?”

李舆表示彼时他得到碎片就用药水浸泡但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刚刚,他再去看时便有这些黑色颗粒,但因为这些黑色颗粒太小他也没办法判定这些都是什么玩意,“有一点可以肯定,碎石颜色恢复正常了。”

待李舆把碎石从盆里捞出来搁到桌面,温宛跟宋相言皆愣住。

所以二皇子新府理石颜色变浅,是因为有这些细小颗粒附着在理石上,“这该不会是毒药吧?”

宋相言质疑时忽然想到温宛刚刚用手指点过,当即紧张。

“小王爷放心,微臣是用解毒水泡的,就算有毒也能尽数祛除。”李舆据实道。

温宛看着碎石颜色,提出质疑,“二皇子刻意与小王爷提起理石,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可这些明明是黑色颗粒,怎么能让理石颜色变浅?”

宋相言跟温宛几乎同时看向堆放在雅室里的数块理石。

依照宋相言的意思,他命李舆将所有理石浸泡在清水里,再看究竟……

喜欢风华鉴请大家收藏:

待夜离恢复知觉跟意识之后已经深陷天牢,他靠在墙角蜷缩成团,目光环视四周,铁锁铁栅栏在他眼里形同无物,可若从这里逃出去势必惊动外面的人,那就只有屋顶。

夜已深,夜离望着西墙上面的天窗,已近亥时,再有一个时辰就是他将萧允藏起来的第五日。

他给萧允服了药,致次蛊短暂陷入休眠的蛊粉,蛊粉入体整五日即被次蛊吸收,那时便是转移次蛊的最好时机,即第六日子正。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在那个时辰之前逃出去。

天牢里寂静无声,夜离也终于解冻,他缓慢起身,如豹子一般踮脚行到屋顶靠近西墙的位置,这样冲上去产生的噪音就会小一些。

一切就绪,夜离暗暗提气准备‘一飞冲天’时忽觉身体发凉,跟解没解冻不同,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在暗中窥探,后颈凉飕飕的,他本能扭头看向栅栏外面,不看还好,看这一眼险些尖叫出声。

事实上他已经叫出声了!

夜离激灵一下,后背紧靠西墙,面无血色看向对面牢房里的萧臣,心脏差点儿没从喉咙里蹦出来,“魏……魏王殿下怎么……走路没有声音?”

早在夜离被人押进来的时候萧臣就看到了。

那时他坐在角落里,天牢暗,没人注意到他,更何况那时夜离还冻着,根本没有知觉。

等夜离醒过来,心里所想皆是如何逃出去,一时也没朝对面细瞧。

可萧臣看到了,尤其在夜离起身之后,萧臣发现这个二皇兄身边的小厮似乎不简单。

终于,在夜离催动内力那一瞬间,萧臣倏然起身行到栅栏前,也是在这一刻,夜离方才注意到萧臣的存在。

“这句话该由本王来问。”萧臣能够感受到夜离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内力绝非等闲。

这是高手。

而夜离亦能感觉到萧臣的内力修为,甚至于在自己之上。

夜离知道糟糕了,这个时候不能硬拼,毕竟天牢里到底有多少高手他算不透。

子时到。

夜离看着月光洒落的角度,深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只剩十二个时辰!

“魏王殿下!奴才求您把二皇子放了!”夜离突然跑到栅栏前,双膝跪地苦苦哀求,“二皇子身体不好,您要折磨就折磨奴才!”

萧臣看着跪在对面牢房里的夜离,“没想到二皇兄身边的奴才,武功如此高强。”

萧臣何许人,他能叫夜离顾左右而言他把事情唬弄过去?

“主子身体弱,秦妃派奴才时刻保护在主子身边也是人之常情。”夜离心知瞒不过,主动承认。

萧臣赞同这个解释,事实上他并没有怀疑夜离什么,“二皇兄失踪于本王无关。”

“可是二皇子是与王爷吃完饭之后失踪的,魏王殿下说无关就无关了?”夜离仍旧跪在那里,悲愤低吼。

“二皇兄每每出门都有你同行,为何那日没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夜离怔住,“主子说与魏王殿下有要紧事,所以……”

“二皇兄防你?”萧臣又问。

不等夜离还嘴,萧臣微挑眉峰,“二皇兄因何防你,二皇兄失踪是否与你有关?”

“萧臣你血口喷人!”夜离被说到痛处,他也是几日前才知道萧允一直拿他当猴耍。

萧臣不以为然,“你若没有嫌疑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因为宋相言!他怕找不到主子皇上会怪罪,所以拿我当替罪羊!你们官官相护,不得好死-”夜离愤怒叫嚣。

这让萧臣意外,他印象中的宋相言从来不会……

从来不会假公济私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宋相言,实实在在帮了他太多忙,或者是说帮宛宛。

想到此处,萧臣无心再激夜离,转身坐回角落里。

夜离见状也跟着沉默,他站起身,冷眼看着对面萧臣,心中焦急。

十二个时辰,他要如何离开这里?

看了萧臣一阵,夜离亦转身坐下来,时间于他不多了……

大理寺,雅室。

上官宇如实禀报,派去的人将萧允卧室掘地三尺之后并没有任何发现,没有密道,也没有密室。

宋相言本就是猜测,得到这个消息倒也不是特别意外。

上官宇退下后,他看向坐在对面的温宛,“晏伏那边有没有线索?”

温宛摇头,“他不肯说。”

宋相言坐下来,看着被上官于等人搬回来的理石一块一块叠在屋子里,除了颜色浅根本没有别的问题啊!

“现在顾不得二皇兄了。”

温宛抬头。

“如果再找不到二皇兄,我们得想法子保萧臣。”宋相言皱起眉,“皇上对此事特别看中……怎么就特别看中了!”

“可能是因为没剩下几个皇子了。”温宛知道密令,她觉得彼时萧奕案皇上没想弄死萧臣,多半是因为后来又出了一个四皇子萧钧和二皇子萧允。

当然也不是皇上没弄死,是萧奕根本没死,就算皇上想下手到最后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反倒是这一次……

会不会是皇上?

温宛突然坐直身体,她怎么忘了皇上!

皇上一直想弄死萧臣,或者从萧允回皇城开始这就是一个阴谋!

宋相言听清楚温宛说的话了,他没有立时反驳,抬头看过去,“温宛你知道帝王将相最在乎的是什么?”

温宛当宋相言是挚友,刚刚的话确有不妥之处,但她有那样的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宋相言在温宛看过来的时候告诉她,“名声。”

“人都会死,最终留下来的只有功名跟污名,没有哪个皇帝想在史书上留下污名,他们只想被后世歌功颂德,受后世人敬仰,万古流芳。”

宋相言话锋一转,“可也不见得他们没做过见不得光的事,只是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永远都见不得光,二皇兄失踪的这么明显,摆明就是有人想陷害七皇兄,这种笨拙又漏洞百出的手段连战幕都不会做,更何况是……”

宋相言抬了抬下巴。

温宛意会,“是我想多了。”

“别着急,有本小王在七皇兄不会

周公解梦老版本12345

有事。”

宋相言伸手想要握住温宛因为担心一直搓动的手,却在指尖碰触的瞬间心里莫名闹腾。

他不想有这种感觉,因为觉得不对……

喜欢风华鉴请大家收藏: